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农民半夜运蔗为哪般?  

2012-03-02 13:31:53|  分类: 原创新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的糖厂收购本地蔗是500/吨,收购外地蔗却是600/吨,违反条例跨地区收购蔗,矛头不要全部指向蔗农——

 
 

                 农民半夜运蔗为哪般?

                                   本报记者 周极

 

按广西的糖业条例,制糖企业应当在划定的蔗区发展糖料蔗,蔗区划定后不得擅自改变,制糖企业应当按划定的蔗区收购糖料蔗,不得跨地区收购。然而最近本报陆续收到一些蔗农反映,称糖料蔗仍有存在跨地区收、卖现象,少数蔗农为了得到更好的价钱,不惜冒着交通安全、被扣车的各种风险,在夜里运蔗到外地卖。农民为何要冒这样的风险?

225上午,记者来到南宁市邕宁区乡下,这里是南宁市的一个重要蔗区,漫山遍野几乎都是种植糖料蔗。现在已经进入榨季的末期,大部分糖料蔗已经砍卖。在乡镇的小公路旁,有一些拖拉机、小货车装满一车车的糖料蔗,正在排队过称装大车,准备送入附近的糖厂。也有一些糖料蔗堆放在路边,已经捆好,虽已是榨季收尾,但似乎并不急卖。旁边的蔗农告诉记者:这就是所谓的“黑蔗”。“黑皮果蔗么?”记者问。“不,是偷偷运输去外地卖的蔗,所以叫黑蔗。”蔗农回答,并提醒记者夜里再来看。

当夜21时,记者再驱车来到该乡的某村路边,果然注意到运输糖料蔗经过的大车,比白天多了很多。记者粗略估算,5分钟时间,就有8辆大货车隆隆驶过,这些车都是往钦州方向而去,一直到23时,仍有大车在不停地经过。在某村路旁,记者询问了几位送“黑蔗”的蔗农,蔗农们一脸无奈地告诉记者:你以为我们愿意半夜偷卖蔗吗?难道我们不知道风险吗?可是没办法呀!蔗农向记者诉苦,今年雨水多,蔗不甜,黑皮果蔗掉价很大,也拖着糖料蔗跌价,各糖厂都是按政府保障价收购,很少多给一点。当地糖料蔗现在的收购价为510/吨,而今年租地、肥料、砍蔗、人工、运输费用都上涨,糖料蔗以510/吨来销售,蔗农赚得很少。而外地某市的一个糖厂,为了多获取制糖原料,收跨蔗区送来的糖料蔗,愿意给到620/吨,所以少数蔗农就在夜里送蔗到外地糖厂去——虽然半夜运蔗,蔗农可能会被有关部门拦截到,要被扣车、承受巨额的罚款;也可能会被取消与本地糖厂的购销合同;而且夜里走乡间小公路送蔗也不安全;但蔗农为了多得一点钱,愿意冒这个风险。还有的蔗农告诉记者,甚至有的蔗贩子、蔗农与检查部门关系好,私下给钱,让检查部门睁只眼闭只眼,让本地蔗农将蔗送卖到外地市去。

“条例不是规定糖厂不能跨地区收糖料蔗的么?”记者问蔗农。蔗农反问记者:“如果不是糖厂跨地区收,我们怎么可能费那么多辛苦送过去?”蔗农说,由于蔗区划定,本地糖厂知道已经稳吃本地蔗的“盘中餐”,因此不愿意给钱太多收购,而将好价钱给外地蔗。看来是先有因,后有果了。

天亮之后,记者询问了多家糖厂,对方回答是按照500~520元左右收购糖料蔗。对于外地的收购价,这些糖厂并不愿意过多回答细节。经蔗农指点,记者在某村看到一份当地糖厂张贴的《告蔗农书》,其中写道:“……有部分蔗农不愿按糖厂砍蔗任务砍伐甘蔗,计划等我厂停榨后再砍甘蔗外流,这种做法是不明智的……(各部门)严厉打击甘蔗外流,打击跨地区抢购甘蔗的蔗贩子。”蔗农告对记者,这份《告蔗农书》,把全部责任指向农民,这是不对的,如果不是外地糖厂有人收购,本地蔗农怎么可能卖出去?这些外地糖厂收购本地糖料蔗,给的也是500~520/吨,收购外地的却给到600元以上,因为即使给600/吨,提炼做成的糖利益也仍很高;而一旦出现被拦截的各种风险,也是蔗农承担,与糖厂无关,所以少数糖厂提高价格,暗中收购外地糖料蔗。

蔗农希望相关部门先管好糖厂,断绝了源头,这样蔗农也不会冒险跨地区卖蔗;蔗农还说,按成本计算,如果本地收购价能给到550/吨,农民能多赚一点,他们也不会冒风险卖到外地去了。

 

 (本文发表于2012年3月2日《南方科技报》一版头条)

 

 

 

 

自己辛苦种出来的蔗,怎么就变成“黑蔗”了呢?

 

                          蔗农有话要说

 

本报32日一版《蔗农半夜卖“黑蔗”为哪般?》报道了广西邕宁少数蔗农半夜送蔗的事情之后,引起读者强烈反响,一些种过蔗的、运输过蔗的、目睹过被罚款的……各种读者纷纷联系本报,表达了自己对文章的看法。

广西邕宁读者:《南方科技报》这篇文章虽然没有点明具体是哪个村哪个糖厂,但我们这里也存在这样的现象,年年如此,这篇文章说出了蔗农的心声。我们一直不明白,为何自己生产的劳动产品,卖到外地,就变成“偷卖”了?为何香蕉、柑桔、蔬菜又可以跨地区卖?

广西北海读者:我家里虽然没种有蔗,但我也看到过那些所谓查黑蔗的“巡逻车”,感觉就像抓计生的车子一样,我很不理解,卖自己的劳动产品也得偷偷摸摸的,真是奇怪!

广西崇左读者:不瞒大家说,我就是一个运甘蔗的司机。我也做过偷运糖料蔗的事情,后来我的同伴被“巡逻队”抓到了,全部甘蔗被扣,车子被扣,又被罚款,吓得我以后再也不敢偷运蔗了。我们运一车蔗只得几百到1000元,如果被罚一次,一年的收入就全没有了!我的同伴现在还在半夜偷偷运蔗,每次都用大布蒙上,凌晨一二点钟才敢出发,前面还要有车帮探路……唉,看到他们挣点钱这样辛苦,我也很难过。

广西南宁读者:我亲戚种有6亩多的糖料蔗,我们的蔗老老实实卖本地糖厂得500/吨,邻居偷卖给外地得600/吨,同样的蔗,不同的价钱,我们觉得不公平。

广西扶绥读者:我家也种有糖料蔗,本地的蔗农怕偷运被罚,现在是贵港那边的糖厂来收购,他们的车半夜进村拉蔗,搞得好像打游击战那样,如果贵港的糖厂的车遇到本地糖厂的巡逻车,大家还会发生矛盾。

广西扶绥读者:我们这里是产蔗重地,我们这里每个糖料蔗蔗农都要报产量给当地糖厂,如果糖厂发现到收获季节收不到这么多蔗,就会上门找蔗农。因此有的蔗农今年能产30吨蔗,就只报25吨产量给糖厂,偷留几吨卖外地,不要说我们狡猾,毕竟每吨多得100来块钱,农民得点钱不容易啊!

广西邕宁读者:偷运甘蔗?这么多年年年如此。我不服气的是,糖厂的经济效益,还影响着村里的建设。如果糖厂今年收不到这么多蔗,他们就不返回利润来帮村里修路、建桥什么的,那我宁可自由卖蔗,我卖得多一点的钱,农民自己掏钱出来给村里修路,也不想等糖厂再返还利润。

 

编者按:糖料蔗偷运是否合理?请广大蔗农、农民、司机、中介,还有糖厂工作人员一起来谈谈自己的意见吧!欢迎致电07712625848,或者发短信到15878198896。谢谢!

 

本报记者  周极  整理

 

(本文发表于2012年3月5日《南方科技报》)

 

 

 

 

 “有关部门”仍然保持沉默

 

 

                   本报记者 周极

 

 

本报32日一版《蔗农半夜卖“黑蔗”为哪般?》报道了广西邕宁少数蔗农半夜送蔗的事情,35日二版《众说纷纭话卖蔗》刊登了部分蔗农对此事的看法,这些天来,报社收到更多读者的反映,表达自己对糖料蔗购销的看法,许多蔗农还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希望更多人关注作为弱势群体的农民。

广西武宣读者(139****0513):看到贵报的报道,使我想到了几年前因我发现本地蔗价和外地蔗价相差一半之后,偷运甘蔗被扣的事情。被扣之后,蔗款至今都没有兑现。价钱的差距所产生恶果是什么?是蔗贩子、偷蔗的!我所在的蔗点就发生过几起,最近的一次就发生在正月十几!糖厂垄断价格最后受苦的还是蔗农。

广西梧州读者(139****3706):"“苦”蔗难榨“甜”糖——我认为,齐走市场经济路,才能让蔗农与糖厂双蠃。按广西的规定,糖价统一,糖料蔗价收购价全广西糖厂也该统一价格!价格要公开透明,政府民众监督。糖价上扬蔗价也该上扬。即使订单产供,糖厂也该上浮蔗价让利于民。若做不到糖料蔗收购价全区一统,那只有与“糖规”脱钩,就像木薯等经济作物一样实行市场价格,让糖厂蔗农自主买卖交易吧!"

广西梧州读者(136****5986):桂辖糖厂糖价是否允许有差区?糖料蔗同是一个厂为何分本地500元而外地600元两个价收购?这是擅自提压价违规收购,政府该管!我的意见是糖料蔗允许蔗农自主出售,各厂按统一价收购。蔗价随市而升降,经政、厂、农三方协商而定。政府监控,指导价统一定6001吨。双方按此价售购。不足部分由政府或厂家买单补贴蔗农,让利于民。至于厂返补修路款等应由政府规划统筹。"

广西金城江读者(139****6424):蔗农照目前的蔗价算,在化肥、农药、人工等高涨的情况下略有赢利。但我们这里糖厂路不修,且调度又不灵。甘蔗砍后少则六七天,多则十多二十天运不走,促使蔗农把微薄的利润都花在给司机小费或者运到通乡公路旁的小地磅。不知相关领导是否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也就是说,蔗农是蔗糖产业第一车间的工人,是糖厂的原料来源,他们可以今年吃亏,但绝对会明年改行。

广西百色读者(156****4610):垄断企业,缺乏竞争,蔗农利益难以得到保障。想起1998,我们的甘蔗由乡府代糖厂收购,他们已吃了每斤几分的差价,仍然还要每百斤扣去8~10斤。到现在10多年了,情况依然如故。蔗农几时有说话的地方?感谢《南方科技报》为农民说话。

广西柳州读者(159****8720):我每年卖进厂的糖料蔗都有120吨,也都给指定糖厂。一根甘蔗进糖厂,全身都是钱,为何给我们蔗农的价钱这么低?现在种田、种树都有补贴,为何我们种蔗这么辛苦价钱还这么低,请政府指导价是怎么算?给蔗农给个说法,好让我们蔗农心里有个明白!

广西南宁读者(130****2732):甘蔗作为一种农产品,为何卖到别的糖厂就不行呢?北方的苹果又为何随便卖到全国各地呢?同样的土地,种植的不同农作物,可到出卖的时候,自己种植的甘蔗卖到外地,却成了偷运!如果北方的甜菜卖到南方来,是否也成为“黑菜”呢?

广西南宁读者(131****1089):今年黑甘蔗是卖不动了,我们这糖厂允许“小金牛”拉蔗进糖厂。我也想改种糖料蔗,至于价格,糖厂是独家生意,财大气粗,爪牙众多,造成今日局面,责任在糖厂。"

广西钦州读者(134****6281):我们当地糖价是500元,而外地收购却是600元,难道不能为我们蔗农想一想效益?

广西玉林读者(135****8792):我用8个字来一针见血道出糖料蔗这点事:“打破垄断,引入竞争”。这事就这么简单,仅仅是既得利益的强势集团不愿这样做罢了。

广西南宁读者(159****8319):糖料蔗也应该象其他农产品那样放开自由销售,蔗农才有点利。我所知近省就比广西收价高,要不利润都给国企了,蔗农这么辛苦,赚的却很少。

广西崇左读者(134****5418):我是崇左市驮芦糖厂榨区的蔗农,在驮芦糖厂附近4公里也就有一家私营糖厂,我们属驮芦榨区的蔗农,我们如果拉一车夜蔗进左江糖厂就比拉进驮芦糖厂多收入约500元左右(20吨车次)。这让按常规价格卖蔗的蔗农心里很不平。

广西柳州读者(137****9260):农民种植的甘蔗不准流通,糖厂又不舍得提高价钱,这是霸王条款,照这种政策,以后政府就会制定出如下政策:本地女人不准嫁到外地,只能嫁本地人。本地人不准出外旅游,只能在本地游。粮食不能供应外地,养猪只能在本地卖。农民一年到头只望甘蔗能提高些价钱,让甜蜜的事业更甜蜜,却没想到有股酸涩味。

 

 

(本文发表与2012年3月14日《南方科技报》)

 

 

 

 

附件:

 

 

专家批广西糖业条例(征求意见稿)与反垄断法相冲突
                    周芬棉 常鑫

2011年01月05日09:47    来源:《法制日报》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糖业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见稿被专家描述为“处处体现管制”,其中最典型的是禁止跨区收购糖料蔗,这种规定被指明显与反垄断法的规定相违背。
  不仅如此,该意见稿仍有多处“硬伤”。有专家称,与其出台不良之法,倒不如不出台的好。
  禁止跨区收购涉嫌行政垄断
  该意见稿要求,制糖企业应当在划定的蔗区发展糖料蔗;糖料蔗区一旦划定后,不得擅自改变;制糖企业应当按划定的蔗区收购糖料蔗,不得跨蔗区收购。
  有公开报道称,这种规定基于过去秩序的混乱,糖厂到处收购糖料蔗。苦于无法可依,一些地方不得不设置重重关卡阻止,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
  但是,意见稿的这些规定,却直接与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的本质特征不相符。反垄断法知名专家、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王晓晔直言,意见稿直接违反反垄断法第五章关于不得滥用行政权力排除或限制竞争的规定。
  反垄断法第33条规定,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采取专门针对外地商品的行政许可,限制外地商品进入本地市场;不得设置关卡或者采取其他手段,阻碍外地商品进入或者本地商品运出,妨碍商品在地区之间自由流通。
  王晓晔说,反垄断法作为国家基本法律,是上位法,意见稿是下位法,下位法不得与上位法冲突。
  “反哺农业专项资金”涉嫌乱收费
  意见稿第19条规定,各级政府鼓励和支持制糖企业反哺农业。制糖企业每榨季应从入厂糖料蔗款中按不低于1.5%的标准提取资金,专项用于蔗区基础建设、甘蔗生产发展、蔗区秩序管理,并由当地糖业主管部门监督使用。
  基础建设、甘蔗生产发展、蔗区秩序管理是政府的事,而不是作为营利组织企业的责任!对此规定,有业内人士评论称,此项规定涉赚乱收费。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今年几次发文规范涉企收费问题。很显然,涉企乱收费国家是一直禁止的,向企业收取何种费用、标准如何,国家是有规定的。意见稿将国家一直在治理的乱收费,以地方性法规形式确定下来,是否属于顶风而上?
  政府定价涉嫌违反价格法
  意见稿对糖料蔗的收购价格作出了这样规定:“制糖企业应当按照自治区价格主管部门制定的收购价格收购糖料蔗,不得压价或者抬价收购。”
  政府是否有权对糖料蔗定价?根据价格法,只有进入政府定价目录的商品才能由政府定价。
  《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6条规定:商品价格和服务价格,除依照本法第18条规定适用政府指导价或者政府定价外,实行市场调节价,由经营者依照本法自主制定。
  第19条规定: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的定价权限和具体适用范围,以中央的和地方的定价目录为依据。
  据了解,糖料蔗目前没有进入政府定价目录。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的王晓红说,价格问题很敏感。当下通胀严重,重要商品价格国家是不可能放任不管的。问题是作为省级政府部门,自治区价格主管部门是否有权力制定糖价?即便有此权力,其权力能否延伸到原材料价格?商品价格受市场供求关系影响由供求关系决定。一旦有人操纵、哄抬或串通价格,就触犯了相关法律,会受法律追究。相反,没有违法,何谓压低或抬高价格之有?意见稿的这种强制规定欠妥。
  无起草说明涉嫌流于形式
  意见稿是在广西法制办网站上全文发布的,记者在其法制办网上四处查找,没有查到起草说明。甚至不知这个意见稿到底是当地政府发布的地方规章,还是将来要通过当地人大常委会讨论作为地方性法规。
  “既然称作条例,一旦通过估计是地方性法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莘指出,“一些征求意见稿,连起码的起草说明都没有,而且要求提意见的时间很短,老百姓怎么看得明白?是不是在走形式?”
  记者查阅该网站,发现今年广西发布了十几项征求意见稿,均没有起草说明,也没有说明是地方规章还是地方性法规。记者进一步了解获悉:该条例草案初稿由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起草后,报送自治区法制办。法制办组织征求意见后,进一步完善,将来要提交自治区人大审议。人大讨论通过还有相当长的过程。有关起草说明虽然没在网上公布,但给了新闻单位。
  刘莘对记者说,虽然是出台地方性法规,但也要有全局观念,要在符合上位法前提下制定。政府的主要职能是服务,而不是管制。意见稿处处体现管制,将统一的大市场割剧开来,在我国已经加入世贸组织全球都是一个大市场的情况下,这种站在一个狭小区域自说自话的做法,值得商榷。
  记者就该条例草案的上述有关问题,将采访提纲发至广西壮族自治区法制办,受到了高度重视。
  2010年12月28日上午,自治区法制办召开办公会议,对《广西壮族自治区糖业条例(征求意见稿)》征求回来的意见进行研究分析,重点讨论了记者采访提纲中的问题。法制办工作人员电话告诉记者,对于记者提的问题法制办会认真考虑,最终出台的条例不会与相关法律冲突。(法制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5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