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2012-12-07 15:50:16|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作者  周极

 

121日的庆祝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成立60周年活动中,除了震撼人心的斗马比赛,当地群众还身着盛装,从白天到夜晚,连续以多场精彩的大型歌舞,庆祝自己的节日。

苗族民众喜欢色彩鲜艳、装饰华丽,具有强烈苗族特色的服装,男性稍为朴素,而女性服装则以大量银饰,精美的刺绣、特色印染称著,有的一套女性苗族盛装的制作,仅是手工刺绣就要花费1年左右时间,这种纯手工制作的服装,据说售价高达数千元。

当天白天是官方举行的庆典,除了本地各族群众参与表演当地经典的芦笙“踩堂舞”之外,也有柳州、南宁的专业演员参与,舞蹈也经过了设计和包装,舞蹈奢华壮观。到了晚上,则是苗族当地群众自发的、原生态的、更加自由的芦笙歌舞表演,细腻而亲切。苗族本来就是一个爱好歌舞,性格张扬的民族,无论是官方组织还是民间自发,这一场苗族盛会,从白天的沐雨而歌,到晚上的灯火辉煌,盛典在不知疲倦地进行,大广场、小广场、街道口,都有大大小小的芦笙团队有感而发。盛大的服装、辉煌的银饰、夸张的笙歌、多情的女子、激情的群众,偶尔跑过几个牵着“海绵宝宝”气球的孩子,有人手牵手对视,有人失落而忘记打伞,有人喝醉扶墙而走,有人独自躲在灯影之下回忆当年的浮华。灯火迷离,人影瞳瞳,霓虹中掺合着雨水,欢乐中穿透着彷徨……各种元素交错进行,人身处其中,身不由己,无法自拔。一场颇具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苗族芦笙大舞正在上演。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12月1日上午,庆祝自治县成立60周年盛典开始,女性和男性苗族群众,穿着全套苗族传统服装,分左右列成4排,跳起迎宾舞。其中女性身着百褶裙,佩戴全套银饰,在前跳舞,男性在后吹芦笙跳舞,每支芦笙上都要扎红花表示庆祝。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得以参加60周年庆典表演,是苗族民众的光荣。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米酒和糯米都是苗族迎接亲人朋友的重要礼品。这是苗族女性身着“百鸟衣”,佩戴银头饰,手捧糯米迎接宾客。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每个乡镇,都派出一支队伍参加表演。他们用细而有弹性的竹子挑起有自己乡镇名称的彩旗,迎风招展。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女性也同样可以吹奏芦笙。女性以小的芦笙为主,插上装饰的长羽,更具表演性。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盛会上,苗族男性的“拉鼓舞”。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孩子们穿上雨衣参加盛会,他们站得整整齐齐,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光荣的时刻。一个小女孩低头整理自己的雨衣。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时间到了!一个老师在不远处摇晃旗帜,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孩子们立刻放飞手中的气球。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当地少数民族的孩子们。当时虽然有点冷,有点雨,但孩子们都很开心。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经过官方设计包装的芦笙舞蹈。如果是原生态的舞蹈,并无这样的表现动作。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演出场外,一位背着孩子的侗族妇女。孩子半梦半醒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睡。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豪华的苗族亲子装。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这种手工制作的苗族刺绣,手工印染的服装,虽然耗时很长才做成,但也是十分耐穿,“手工做的穿10年都不褪色,机器制作的做不到这种效果”。她们说。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两位路过的少数民族妇女。她们说,平常生活中她们也是这样穿着,如果遇到节日,就会添加更多装饰品。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一双手工制作的绣花鞋。据说,当地苗族女孩在六七岁就开始学习刺绣和针织,为自己以后出嫁的嫁妆做准备。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夜幕降临,在县中心的广场,长廊里的少数民族群众正在用低沉的声调唱歌,他们以中老年为主,唱的是苗语,我完全听不懂。我猜想,老人家唱的应该是歌颂美好生活一类的吧。但经过一位苗族女孩翻译,原来老人家唱的竟是情歌,大致歌词是:“我要邀请太阳神与月亮神,你我共度欢乐良辰”……令人吃惊的张扬情感。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广场上的芦笙舞蹈,又叫“踩堂舞”,男人在中间吹芦笙,女人在外围转圈跳舞。各地盛装的苗族百姓陆续汇集到广场,准备开始舞蹈。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人越来越多,每个女子都戴上华丽的银饰,穿上精美的刺绣。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一位苗族女性正在为自己的舞伴精心整理头饰。据她介绍,穿上所有的盛装、头饰、胸饰、化妆,整个过程差不多要半个小时才能打扮好。她身后,是一个孩子的海绵宝宝气球。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苗族特色“踩堂舞”开始了。核心是10位左右的男性们围成一圈,首先由一位男性吹一支小芦笙做引子,然后其他男性用力吹响6~10支大型芦笙,演奏出震撼人心的芦笙音乐。第二圈是10多位男性,吹响中型芦笙,边吹边跳舞。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处于核心的男人要用尽全力吹响芦笙,哪怕是冬天,也是大汗淋漓。各个团队之间暗暗较劲,看谁更加响亮,更加吸引人。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芦笙的核心中间还竖起一面团队的旗帜,代表乡镇或村庄。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最外围,是身着盛装的女性,以较为缓慢的动作,边走边舞,并配合芦笙震撼的曲调旋转身体作出舞姿。其场面华丽壮观,很具感染力。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伴随着音乐,两队整齐而婀娜的苗族女子,风情万种地缓缓走过来……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她们用多情而温和的目光,微笑地注视着你,向你走来,然后又一个一个地在你身边走过,走过……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一位盛装的女子听到情人在外围的召唤,她匆忙告别了舞蹈的队伍,挤出人群……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广场里水泄不通,不知聚集了多少人,这里成为了欢乐的海洋。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深夜,狂欢渐渐平静,人们逐渐散去,女子们脱下华丽的服饰准备回家。不经意间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

(20121206 20:55)

 
敬请关注同期作品《斗马:为荣誉而战》http://blog.gxsky.com/blog.php?id=2184635
魔幻现实主义的苗族芦笙大舞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