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2011-09-29 10:37:29|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作者:周极

 

“孩子,你就对着大海喊,喊你父亲的名字,用力喊,不停地喊,直到他回来!”

                               ——喊海

 

受命于对北部湾湿地、滩涂的生态环境调查,最近我到北海一个小渔村三天两夜——广西北海市铁山港区营盘镇青山头村。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渔村,但却是北部湾的核心地带所在,这里是国家级的儒艮自然保护区,以及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区。国内现在只有极少数的地区适合儒艮(海牛)、白海豚、沙虫等野生动物生存,这就是其中之一。

相信很多人都来过北海旅游,都在银滩漫步过,但真正深入一个普通渔村生活,还是少数。最早的人类,狩猎是其维持生命的重要措施,狩猎活动一直跟随人类历史与文明,维持了几千年至今。打渔,就是其中最古老的一项人类活动,以最直接的方式获得维持生命的食物。

在渔村里,我看到了人类社会最原始的结构:男人出海打渔,女人在家带小孩照顾老人,修理工具,织补渔网。这种最基本的人类结构,也是最稳定的结构之一。相比于现代城市,男女共同工作,白天一起外出挣钱,虽然遇到的谋生机会也多,但个体出轨变心的机会也多;城里的孩子与老人留在家里,往往需要依赖第三者来照顾——这种复杂的人类现代化的结构,还需要庞大的国家秩序和社会基础设施来维持秩序和提供服务。

而在渔村,男人出海打渔,风险系数远高于种田、养殖这类陆上务农。男人漂泊在大海上,岸上的妻子和家庭,就是他要安全返回的信念和心灵依托;而男人每次出海能打到多少鱼,也直接关系着岸上家庭的生存状态。因此每个出海的男人,都主动,或默认一个坚定的信念——“我一定要安全回来,带着足够的猎物回来,不然家里的老小就活不下去!”。

而岸上的妻子,也是翘首以盼,这些女性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拼搏风浪,操纵船只,她们就在家中做好后勤服务性的工作,等待她的男人回来。无论是海上的男人,还是村里等候的女人,互相都存在一对一的强烈的生存依赖心理,没有太多其他杂念。如果在机械工程学上形容,就是一对高度吻合的齿轮,谁都缺不了谁。

我住在小镇上唯一的一个小旅社里,25元一天。早上6点钟左右,我便来到镇上的码头看渔民打渔归来,昨天下午安静的码头,此时出现了震撼的一幕:各家各户的女人都出来了,她们一个个站在码头上,默默地注视着远方的大海,眼中带着希望和忐忑。“她们在干嘛?”我问。身边的老人告诉我:“她们在等船回来,等男人回来。”天空逐渐光亮了,远方的海平线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黑点,船队回来了!是的,小村里都是七八万元一条的小木船,机械化程度一般,有的装有GPS或者无线电,但没有雷达或声呐等现代化的先进系统,必须依赖船队互相支持,才敢一起出海打渔。

渔船陆陆续续进入港口,向码头靠拢。这些渔家的女人,都是朴素而低调的,她们不会扑过去拥抱男人,只是默默地走上船去,把一箩筐一箩筐的鱼虾背下来。码头上,有不少商人在等着收购。出海的男人们劳累几天,已经筋疲力尽,所以这些重活很多都由女性来扛。

我登上一艘又一艘渔船,看到一位又一位的水手,船长。这些水手毫无影视剧中那种流于表面的粗犷健壮的形象,一个比一个瘦,一个比一个黑,脸上满是海风留下的痕迹。但他们是真正彪悍的男人,他们有真正的经历,懂得操纵简陋的渔船与台风抗衡,懂得撒网把几百上千斤鱼拉上来,懂得在深海里潜水怎么和鲨鱼纠缠,懂得“谋生—养活亲人”这种最原始的生活道理。

今天天气晴朗,每个女人都等回了自己的男人。有的男人牵着女人的手走回家去,有的孩子爬到了父亲的肩膀上,挥舞着父亲带给他的贝壳。

出海打渔,与我们外出上班不一样,与上山打柴也不一样,与外出种田也不一样,出海打渔更像赌博,更加冒险——人一旦出去,四周都是茫茫大海,唯一的依赖就是那艘船,暴雨、台风、洋流、鲨鱼、海盗,都有可能让你每次出门都永不再回来。所以,虽然已经有无线通信的今天,渔村的女人仍小心翼翼地按照古老的传统,在码头盼望男人的回来。

如果哪天女人等不到自己的男人回来怎么办?老渔民告诉我;“那她就会喊。在码头喊,喊她男人的名字,向着大海拼命喊,流泪喊,撕心裂肺地喊,喊上几天几夜,一直喊到把男人喊回来。这就是——喊海!”

是的,在这种最简单的经济模式中,渔村里的一个男人,就是一个家庭的支柱,渔船就是家里最宝贵的财产,打渔——把这一切都赌出去了,女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不到就喊,用呐喊来发泄她们内心的担心与盼望,恐惧和希望。在大海上,人类如果有淡水,运气好的话,可以漂泊上几天再回来。所以女人在约定的时间等不到男人回来,就会带上老人、孩子,全家在海边喊海,乞求海神和灾难放过她的男人,让他平安回来。

这位78岁的老渔民用一艘人力的小木船带着我,穿梭在码头各船之间。他说自己老了,打渔一辈子,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无法出海打渔了,但仍像陆上的“摩的”一样,把大船上人接送到岸上来,每人每次一元钱。

是的。人类诞生于大海,人类对于海洋,有一种天生的敬畏和向往的心理。老渔民也许觉得活在海上比岸上还要舒服吧。在他的船上,他教我划船。我握着船桨,可是船却总是在原地打转。老渔民告诉我,你太心急,一看到目标就急着前进,越急越前进不了;你右手力气比左手大,所以船总是顺时针打转,要懂得平稳心态,均匀地使用自己的力气;这里不是池塘,你要细细感觉到洋流,你要顺着洋流划船,不要逆流而上;这是大海,海上有风,你要懂得借助风的力量;水底下有礁石,有别的船的缆绳,你不要碰到它们,要懂得绕开障碍;大海是人类的朋友,不要一开始就带着对抗的心理,要懂得怎么融入大海……

老人说,他的两支浆一插到水里,就能感觉到洋流与海风的动向,几十年了,人与大海已经成为了一体,他熟悉大海的脾气,闭着眼睛都知道怎么前进。船只虽然外表破旧,但却灵活自如。虽然已经有现代化的卫星,老渔民还是相信自己的经验来判断的天气。现在是朝霞漫天,但他告诉我三天之内必会下大雨,告诉我办完事情就赶紧离去。

三天后,我回到南宁市,果然下大雨了。目睹着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海茫茫,虽然感到惆怅和彷徨,但仍是想起了老渔民的话,怎么平静自己的心态,怎么绕开障碍,怎么前进……

你有你的大海,我有我的大海。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老渔民用小船带我出海,教我划船。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这是不是多动症小孩?他老爸都没说是这艘船,他转眼就爬上去了。果然是水上人家的孩子,毫不胆怯。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妇女们站在码头,等候男人打渔归来。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满载而归,但她们并未有多夸张的笑容,一是低调的惯例,二是还得面对市场苛刻的收购价。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码头上的女人们忙碌着过称。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男人们打渔已经非常劳累,岸上的工作基本都由无怨无悔的女性完成。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小鲨鱼遭到捕杀。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北海市,鱼翅公开出售。希望每个人都要抵制对野生动物的伤害。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一篮子大肚子鱼,售价5元一斤。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一只穴居蟹。沙滩上密密麻麻都是蟹的小巢,人一走来,它们会迅速钻进自己的巢穴,不会错乱。渔民说,你这样把蟹挖出来,拿在手上走了一二百米再丢下来,这只蟹就像一个人突然被从南宁丢到了柳州,再也不会找到回家的路,只能重新挖巢穴。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沙滩上一艘断成两截的破船。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村里的渔民用传统方法建造的船只,7万元一艘,和一辆大众波罗差不多。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各家门前晒的鱼干。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标牌,已经成为垃圾堆。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那个国家级保护区的标牌成为垃圾堆,并不是渔民的冷漠。渔村3公里处,就是广西最大的炼油厂,如同悬在当地渔民心头上的一块巨石。渔民说,为何一边要设立保护区,一边又要建炼油厂,做这样矛盾的事情,我们还怎么相信你们?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貌不惊人的海草,就是一片珍贵的湿地,孕育了海边滩涂生物的多样性。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广西只剩少数一点滩涂具备生存沙虫的环境。挖沙虫的渔民们。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顶级沙虫干,售价达到2000元一公斤。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原来这里是南珠养殖基地,海水被污染之后,珍珠质量下降,渔民被迫放弃了珠贝的养殖。他们希望沙虫养殖不要再走珍珠的老路。“可是,这么大一片海洋,岂是我们一个村子能保护的?”渔民纷纷对我说。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村里唯一的25元一天的旅馆。在陌生的地方,不得不用3个凳子和床链接起来,堵住门口。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无情的人,恨你”——墙壁上的涂鸦。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渔村三天,我每天只吃两餐饭。这是晚饭,一个人吃一个菜足够了,30元炒21个八爪鱼,饭免费。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第二天晚饭,18元蒸17条比目鱼。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早餐,海鲜粉,7元。其他渔民则喜欢喝粥就咸鱼。

 

 
渔村三日:每个人都是大海的精灵 - 周极 - 戰後(After the war)
脚边一只孤独的小猫,给它一只八爪鱼它也不吃,不知道它在想什么。

 

20110926  20:59

  评论这张
 
阅读(9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