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重返第二世界4:泪之树  

2011-05-19 16:57:02|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泪 之 树

           THE TREE OF TEARS

 

《重返第二世界》第4集   2011年3月—4月

                          

作者:周 极

 

 

 

4集记录的梦:

 

1,《我们要亲吻湖的表面》We Should Kiss the Lake Surface

2,《泪之树》The Tree of Tears

3,《月球监狱》The Prison in the Moon

4,《人口拍卖会》The Auction of Human Beings

5,《权力之章》The Power Seal of  Controlling the World

6,《记忆传输者》The Memory Transmitter

7,《守魂人》The Soul Guardian

8,《笔迹》 Handwriting

 

 

 

 

 

 

38

 

            《我们要亲吻湖的表面》

          We Should Kiss the Lake Surface

 

又是被困在小小的房间里。这房间里没有门,没有窗,意思就是根本你就无法离开这里。

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小房间里,却有一个小小的电视机,放在一个小凳子上。这个电视机,大概有一个计算机的显示器那么大,而且还是70年代那种很旧款的黑白电视机,换频道,还得一格一格扭的。

电视机开着。但看不清放的是什么内容。那电视机太旧了,屏幕上落满了灰尘。我把那灰尘擦去,看见屏幕上闪现着一个的画面,那是两个古装的女子,互相缠绕着,唱一首悲伤的歌:

 

那是一艘孤独的船,

飘荡在孤独的湖面,

它没有一双桨,它只有一根杆。

船杆啊船杆,你为何这样狠心,

你把嫂子们的腰杆全部都打断!

涟漪是你荡起,波纹也是你打散,

一心只为自己行走,

不顾情人苦苦期盼……

 

船?杆?湖?这首歌里表达的,到底是怎样的暗示?这个房间,和湖有什么关系?我如何才能离开这个封闭而诡异的房间?歌曲结束时,屏幕上突然闪现了一下几个字:《我们要亲吻湖的表面》,然后就没有图案了。我想,这就是这首歌的名字了。

难道,这里是在湖中?

我张望着这个房间,房顶有凹凸感。我干脆踩在电视机上,举起手,手刚好能触摸到那房顶。伸手一摸,凉凉的,软软的,那房顶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可以看到,这是一个水面,我正站在水底下。我踮起脚跟,把脸凑了上去,我看到水面上也反映出我的脸庞,只差一点点脸就能碰到水面了……

我再用力顶起脚尖全力靠近时,突然“垮塌”一声巨响,那小凳子、电视机全翻倒了,我整个人一屁股摔了下来!

“快,用力把他拉住!” 这时我的身边全是一片叫喊声,我才发现,我整个人坐在一艘船上,同事们紧紧地拉住我,个个表情都很紧张。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回头问同事们。

“你差点掉湖里了!好险!”同事们七嘴八舌地告诉我:“我们坐在船上,你说口渴,看那湖水又凉又清澈,想喝湖水,就弯腰趴到船边,刚好船动了一下,还好我们及时把你扯住,不然你就栽进湖里去了!”

“谢谢,谢谢你们……”我的心头还在扑扑跳,不懂得说什么好。环顾四周,是碧蓝的天空,微波荡漾的湖面,早就没有那个小房间了。我的同事把一本书递给我,说:“你的书。”我拿过来一看,那本书的书名就是《我们要亲吻湖的表面》。

 

醒来后,我还很惊讶,居然能清楚的记得梦中的那段奇特的歌词,赶紧拿笔记了下来。

 

 

 

313

 

                          泪之树

                      The Tree of Tears

 

这次进入第二世界,终于没有那么尴尬了。以往进入第二世界,都是沙漠,荒城,废墟,孤独的房子,巨大的森林,和怪兽……这次却是这样奢华、美丽、堂皇、舒适的宫殿,令我有点不适应。

这样巨大的皇宫,即使站在高楼上,也是一眼望不到边际。我不禁感慨,这是多么庞大的帝国啊!在这帝国里的人们都在传说着一位伟大的女王,传颂她的丰功伟绩,这里的每个人都对她顶礼膜拜,视若偶像,视若父母,视若救星,视若精神支柱。

我只是一位技艺一般的民间木匠,却被邀请宫殿,来为这位传奇女性,制造她需要的一件木工艺品。我看到这宫殿里到处陈列着宝石和黄金工艺品,样样巧夺天工,那是别的大师的作品。我不知道我这样一个普通的木匠,根本不是什么艺术家,更不是什么大师,为何会被荣幸地召集进宫来创作?我战战兢兢,等待女王的召见。

“我看过你的作品——”女王在高台上传来声音,我在底下根本看不到她的脸,她说:“你雕刻的作品,听说可以以假乱真,活灵活现的小蛐蛐,纤毫毕现。放在草丛中,一样可以引来同类的歌唱。”

“女王,谢谢您的赞扬。”我回答:“我的作品,从来没有为皇家制作的艺术品,或者供贵族享乐。我那些小工艺品,只是做给孩子的玩具;我更多的作品,也都是为农民制造简便灵活的农具而已。”

“好!我们需要这样诚恳的木匠。”女王的声音从高处传来:“请别介意,你为我们创造高端的艺术品,这也一样是为大众服务。”

“是……”我说。在这里,我无法拒绝,也不敢拒绝。

女王的声音已经不再传来,或者她已经离去。等候一会儿,一位衣着华丽的僧侣走到我面前,和蔼地对我说:“我们的女王,请你制作一只天堂之鸟。这不是普通的雕刻,因为这是一个有心的飞鸟。”

“木雕为何要有心?”我不解地问他。

“有心才能飞。”僧侣回答。

“天下这么多飞鸟,你们为何要制作一个虚无的天堂之鸟?”我再问。

“那些鸟儿,都是飞往它们自己的家园。只有有灵性的天堂之鸟,才能飞往女王希望达到的境界。”僧侣回答。

我对他说:“抱歉。我即使工艺再精湛,给它雕刻了一颗心脏,它也是一只木鸟。木头永远不会飞。”

僧侣微笑着说:“不。有灵性的木头,再加上你的天才技艺,就可以飞。”

说着,他带我去看了宫殿里的一片皇家园林。那里种满了高耸入云的巨大树木,随处可见树龄五六百年的10人合抱的铁木、黄花梨木、柚木、紫檀木……作为有丰富经验的木匠,我一眼就看出这些都是非常珍稀昂贵的木材。我非常吃惊他们有这样好的树木,而且能种得如此巨大。

僧侣带着我穿林而过,一直走到密林的深处。这里有一片林中之林,有带着兵器的卫兵把守着。警惕的卫兵反复看了我许久,才允许僧侣带着我进入。僧侣带着我走入这这片林子的最深处,这时,我看到了一棵矮矮小小的树,只有碗口大,一棵木瓜树那么高,叶片也是非常普通,毫不起眼。

僧侣表情凝重地告诉我:“这就是泪之树,全世界仅此一棵,只能用泪水浇灌。这棵泪之树在这里已经栽种了1500年时间,只有用泪之树做木料,雕刻的天堂之鸟,才可以飞!”

泪之树!我心里一惊:“1500年!你们用了多少泪来浇灌?难道靠吃洋葱、芥末来获得泪水?”

僧侣摇摇头:“师傅别开玩笑,1500年来,浇灌的每一滴泪都是真正的泪水。”

我想了想,答应帮女王用泪之树的木材雕刻一只天堂之鸟。

我问:“请问,你们给我什么报酬?”

僧人回答:“雕刻完成后,可以赠送给你一段泪之树的木料。”

“好。我答应!”

于是,僧侣召集来一位美丽的少女。那少女站在泪之树旁,唱了一首伤心的歌:

 

那是会哭泣的雨,

那是会笑的花朵,

那是有心的石头,

那是有灵魂的树,

永远却无人知道……

 

歌声落下,少女立刻死去。我看到这棵栽种了1500年的泪之树,缓缓倒下。

我非常震惊居然要牺牲一位少女的生命,才能让树倒下,我心里非常不安。但僧人安慰我:“我们的臣民,都愿意为女王付出一切。只有真正的纯洁的献身,泪之树才会倒下。这是这位少女的终身荣誉,我们会为她举行国葬!”

泪之树,并非那些“声音如磬、入水即沉”的坚韧沉重的木料,也没有奇异的香味,或者美丽致密的纹理,真是貌不惊人的普通木材。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在削切它的枝条、叶子时,它会滴下一颗颗明亮的水珠来。我知道,这就是泪,——1500年的泪。

获得这样珍贵的木材,我心里很沉重。我并不知道天堂之鸟是什么样子,也无人见过天堂之鸟。我构思了很多个日夜,迟迟难以下手,每次我拿起刻刀,双手总是颤抖不已,很难平静。

我对僧人说:“对不起,我压力太大,无法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请你们另请高明吧!”

僧侣说:“几十年来,我们找了很多木匠尝试,但他们连泪之树都不敢触摸一下。你已经是能最靠近泪之树的师傅了。这个任务,只有你能完成!”

僧侣恳求我:“女王的生命已经不长了。请你帮帮忙吧!”

“你们是想雕刻那天堂之鸟,来为女王恳请长命百岁?”

僧侣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女王想要什么。”

我想。我必须忘记杂念!于是,我用刀切开了自己的手臂,顿时献血如注。巨大的痛苦,令我无法再考虑其它杂乱的事情,终于可以静下心来进行雕刻。于是,我拿起了刻刀……

整整用了三天三夜,我才雕成了一只天堂之鸟——一个有心的鸟。然而,它并不能飞。木头就是木头,再有灵性的木头,也不可能飞。我想。我看看自己的身体,已经是遍体鳞伤,虽然只是用了三天时间,但我感觉已经过去了三年,自己也非常累,非常虚弱了。

我问僧侣:“我会不会被处死?这鸟并不能飞。”

僧人说:“它要女王之吻才能飞。”

女王很高兴得到了天堂之鸟。她举行了盛大而奢侈的仪式,来庆祝天堂之鸟的诞生。所有的臣民,都带着喜悦的表情,一起庆祝这个令人高兴的日子。

仪式之后,女王要亲吻天堂之鸟。作为创作者,我获得了可以站在女王身边的荣誉作为嘉奖。

关键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此时全国上下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紧张地期待着——期待着什么?我并不知道。

我看到女王缓缓捧起天堂之鸟,她掀开了面纱,女王亲吻了天堂之鸟——那木雕的鸟儿果然一下哆嗦,整个活了起来,闪闪发亮的眼睛,水一样清澈的眼睛,盯着女王的双眼。

女王希望什么呢?长生不老?永葆青春?国富民强?世界和平?还是要引发世界大战?我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制作了这样的天堂之鸟,会给独裁者带来怎样的力量?

这时,女王轻轻地说:“剧终。”

是的,我亲耳听见女王说“剧终”二字。

顿时,天堂之鸟一声鸣叫,从女王手中腾飞而起,直冲云霄,消失在茫茫高空。然后,天空一片黯淡,整个国土、虔诚的臣民、豪华的宫殿,所有的荣华富贵,光荣与梦想,全部轰然粉碎,化成齑粉。我被眼前的情景感到害怕,紧紧闭上眼睛不敢看,只感到阵阵大风迎面吹来……

等我再睁开眼时,一切都消失了。伟大的帝国,华丽的宫殿,精美的宴席,万众瞩目的高台,亿万子民……什么都没有了。眼前只剩下一个衣着残破的老年妇女,佝偻着背,用一个秃顶的扫把,在吃力地扫地。我仔细地看那老人的脸,有几分熟悉,是的,她就是女王,刚才那位雍容华贵的女王。

“阿姨,你累了,我帮帮你吧。”我对她说。

“谢谢你,你回去吧,让我慢慢扫吧。”老人说着,歇了一会儿,又继续一下一下扫下去。

我点点头,离开了第二世界。

 

 

31

                          月球监狱

                     The Prison in the Moon

 

这是一个白天的下午,阴天,有点冷。下班后,我在广西南宁市的古城路上走回家。一个年轻的女子迎面走过来,和我撞了一下,就在我们对视时,她喊我:“周”。我并不认识这个女子,这种大众化的脸谱,谁都会有点眼熟的,真不记得是谁了。

“你不记得我了?”她问。

“我从来就没见过你。”我回答。

她环视着周围的城市,对我说:“周,这就是你建立的第二世界?”

第二世界?我心里一惊,我的系列文章《重返第二世界》中,把人的实际生活,称为第一世界,人所做的梦境,设想为第二个世界,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写到现在,已经记录了3集,几十个梦,都发布在博客里,阅读的人很少,基本是朋友偶尔看看。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怎么会问我“第二世界”?

我暗暗吃惊,问她:“请问你是从哪里看到《第二世界》的?”

女子回答:“不是从哪里看到。这里就是第二世界。你的第二世界。”

现在是大白天,我没有做梦,我捏自己有痛感,我看到南宁市上车来车往,眼前就是飞凤菜市,卖水果蔬菜的小贩,蛋糕店,服装店里懒洋洋的老板娘,追逐打闹的放学儿童,人行道的满地的落叶,树上爬的甲壳虫,暗淡的太阳,这个国家,还有即将上映的电影《里约大冒险》……我怎么可能是在第二世界里呢?

她的回答更加诡异:“你在梦里,当然不会知道你自己在做梦。在你这里,除了你自己,其它一切都是你建立起来的第二世界梦境。”

我说:“荒唐!你说这个世界只是我的一个梦,另外那70亿人会怎么想?”

女子的回答不可思议:“世界因你而存在——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无论这个世界再纷繁复杂,也是相对你而存在的。一个人没有了,他所感知的一切世界就都没有了。”

我在《重返第二世界》系列中记录梦的经历,没想到现在我自己也变成第二世界里的一员,面对第一世界的来客了。我感到不可思议:“现在我每天也都在睡觉,做梦,醒来。如果你形容的超级大梦是真的,那我怎样才能梦醒?”

“你死了。这个梦就结束了。”她淡定地说。

“那你只能慢慢等几十年了。”我说。

她说:“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的时间是不对等的。有时候我梦见自己在某地生活了一辈子,其实醒来只是一夜之间的梦而已。”

“你是谁?”我问她。

她望着我说:“我来自你原来生活的世界。我花了非常大的努力,才进入你的梦里,现在你也在我的梦里。我和你的梦重叠了。”

“我是谁?”我问她。

“你是个犯人,月球监狱的犯人,被判了100年徒刑。你从入狱的第一天开始,你就开始做梦,自己建立其另一个世界,来逃避真实的世界。”她告诉我。

“既然做梦是我的自由,人也仍然关在监狱里,为何你还要进入这个梦境里告诉我这些?”

她说:“你自己是逃避掉了,可是你真实的躯体仍然在第一世界里,你在第二世界里的感受,你在这里遭受的痛苦和委屈,在这里体验到的快乐和幸福……依然源源不断地传递回我们的世界,我都感受得到。”

“你是……狱警?”我问。

“不……我是你身边的人。”她说:“我知道你不肯回来,我也只是想进来看看你,看看你生活得怎样。既然你情愿把第二世界当做第一世界,我也没办法。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真与假。”

我不可能相信她:“人类只是登月而已,根本没有在月球上建立基地,更没有什么月球监狱。你那个所谓的真实的世界,是外星球?你是外星人?”

“不。也是地球。只是那个地球,和你设想的这个地球不一样。我看过你的《重返第二世界》系列,那里断断续续有些第一世界的片段出现,你还是对原来世界有印象的。”她说;“在那个世界里,你被关在监狱里,我记得在你的这里,纹有一个编号:月球监狱001号。”

她伸出手来点了一下我的左眼下眶。她的手指是冰凉的。

“对不起了姑娘,我要走了。快6点了,我还要帮家里人接小孩,还要回家帮做饭。到此为止了,各回各的世界吧。” 我冷冷地对她说:“你说你是真实的,是你梦见我,我在你的梦里。可我也认为我才是真实的,你是假的,你才是我梦里的一部分。”

“……你竟然把我当成是假的,”她的声音微微颤抖:“你竟然对我毫无印象。这30年来,我在你的世界里没出现过一次,在你的世界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我。你连你自己也否定了,你已经把自己的一生设计在这个第二世界里了。”

 我想了想,对她说:“算了,不和你争了。小姐,不要太自信,认为你就是正确的。也许你和我,都是别人梦里的一个情节呢。”说完后我就转身走了。

 

 

 

 

 

314

 

                         人口拍卖会

                   The Auction of Human Beings

 

 

这次的房间,不算小,也不是很封闭,但灯光很暗淡,仿佛是一个只开了一盏灯的电影院,这里是一个拍卖会。

拍卖的东西很奇怪,都是每个人在拍卖自己。

人们一个一个轮流走上台去,像介绍一件商品那样,介绍自己,身高,体重,优点……说完之后,就惴惴不安地等待着下面的人举牌。上台的人们,也是底下举牌竞拍的人们。

我看到我的一位朋友走上台去。她介绍了自己之后,底下无一人举牌,现场一片安静,她很尴尬地站在那里,非常孤独。左等右等,仍然无人举牌。主持人只好宣布:“427号流拍!”

拍卖继续进行。不断地有人被买下,现场的人越来越少。

又一轮轮到我的朋友上台了。我看到她的面容,已经憔悴了许多。她这次介绍自己时,说:“我今年33岁了……”啊!我心里一惊,一次轮回,就过去了10年了?她就老了10岁了?

这一次,依然无人举牌。我看到她期盼的眼光,在到处张望寻求帮助。我很想举牌,可是,我手中没有牌。等了又等,主持人只好再次宣布:“427号流拍。”她非常难过地走下那个拍卖台。

第三轮时,只剩下她自己了。又一次轮回,又10年了,她脸上已经看不到年轻的痕迹。她走上台时,绝望地问主持人:“我能不能买下我自己?”

主持人摇摇头。

我在拍卖台底下望着这个可怜的人,终于鼓起勇气走上前去,问主持人:“我没有牌,我能不能买下她?”

主持人问我:“除非你拿她的牌,用你自己代替她,你敢不敢?”

我不敢。我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我是个胆小鬼,即使是在虚拟的第二世界里,我都没有这样的勇气。我黯然走出拍卖场时,听到身后传来主持人的声音:“427号再次流拍!”,和她啜泣的声音。

 

 

316

     

                         权力之章

             The Power Seal of  Controlling the World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的工地。从高空中看,整个地球都成为了一片工地,到处都在开挖,动用各种巨大的机器,仿佛要把所有的土地挖个遍。人们还建立了很多隧道,深入地下挖掘。连在海面上,也架起高大的塔台,往海底挖。不是为了建立海底隧道、海底光缆、海底油田,而纯粹是为了挖掘。人与人之间,朋友与朋友之间,村落与村落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国与国之间,还为了争夺某片开挖的地域,而大打出手。

全世界的人都发了疯地在挖,他们到底在挖什么?

一位残疾的老者告诉我,他因为年老体弱,已经失去了工作能力,被踢出了工地,只能在工地外流浪捡垃圾为生。他告诉我,这个疯狂的世界,不惜一切,只是为了寻找一枚印章。老人说:“传说那是一枚万能的权力之章,谁能找到它,谁就能拥有控制全世界的权力!”

真有这样神奇能力的印章么?我问老人。

他摇摇头说:“谁知道呢?已经挖了2000多年了,什么都没挖到,他们可能还会再挖2000年。只要有这个欲望——获得控制一切的权力的欲望不灭——他们就会一直挖下去。也许,他们就是享受这个过程。”

在一座高山顶上,我和这位残疾的老人并肩坐着,静静地望着底下忙碌的人们。

 

 

416

 

                            记忆传输者

                     The Memory Transmitter

 

我第一次梦见自己当了老师——而且,还是幼儿园老师。一位男性的幼儿园老师,感觉比一位男护士还要别扭。

所以,我真是很别扭,因为我一开始就找不到北,找不到感觉,因为我一个孩子都找不到——我负责的那个小班里的学生,全部都失踪了。

孩子们去哪里了?我找遍整个幼儿园,都不见我的学生。我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打电话报警?通知家长?没有办法,我只好找校长。

校长一见到我,立刻把我紧紧拥抱:“周,你的班级这次考试真是太好了!”

我听了他的话,感觉直冒冷汗:“校长,先别提考试了。孩子们都失踪了。”

校长告诉我:“孩子们没有失踪。他们都在,只是你不认得他们了。我们幼儿园的考试,就是教师把自己的记忆全部传授给孩子们,让他们获得知识。你已经把自己这部分完整的记忆全部给了你的学生们,你彻底失去了这部分记忆,所以你连他们是什么模样,全部都没有印象了。”

校长带我去到一个教室,指给我看:这些就是你的学生。

那些孩子们纷纷叫我老师好。面对眼前的情景,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自己也不敢相信,也无法核对,因为我已经没有这一块记忆了。

我有点茫然,这样轻易的能取走人的记忆,让大脑的一部分剪切,再粘贴到他人的大脑中,这样的学习,有意义么?如果统治阶级这样输入洗脑的信息,岂不是很危险?

“周,不必太纠结了,”校长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你小时候,人家也是这样传输知识给你的。国家法律规定,传输的只能是知识,不能传输品质、情感、性格、信仰、理想——这些东西,也是无法复制的。”

校长说:“严格来说,你并不应称为教师,而是一名‘记忆传输者’。在这个国度,只有最优秀,品质最好的人,才能选为一位记忆传输者,国家就是担心把不干净的东西传输给孩子。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当年我太天真,曾想过把自己关于反对种族歧视的理念传输给你,但立刻被教育管理委员会监控到了,发出了严重警告。”

“还好,你没令我失望,最终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记忆传输者。其实爱与恨,是人之本能,无需复制的。”他指着这些孩子对我说:“这些孩子们成长起来,也会有他们自己的理想和观点,他们可能成长为伟人,或者平庸的人,或者沦为罪犯,我们不能创造一个纯粹只有爱,没有恨,一个只有光明,而没有黑暗的世界,那是不合理的。你说是不是?”

 

 

423

 

                             守魂人

                        The Soul Guardian

 

第一次看到这样奇怪形状的建筑,不过,在第二世界里,什么怪事都有,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是一个葫芦形的楼,呈“8”字型,由上下两个球形接成,一共只有6层。这是一家酒店,外形如此诡异,我仍是身不由己地走了进去。

走入酒店的第一层,这是最底层,空间很小,只有100多平方米大,里面摆设颇为陈旧,仿佛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但却没有灰尘和破败的痕迹。这个房间里,只有一个小女孩,大概只有3岁左右,她在地板上玩着一种不知名的游戏。我看到她把一颗一颗珠子,从一个玻璃瓶子里取出来,又丢入另外一个玻璃瓶子里去。

“你好,请问这里是哪里?”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问,都不知道她会不会理解我的问题。

“那是人的童年,需要的空间不大。”小女孩出人意料地成熟,淡定地回答我。她随手把一个珠子投入瓶中,发出“叮!”的一声响。这时我才注意到,她手中的两个瓶子很奇异,第一个瓶子中,永远都是倒出一个珠子来;而投入另外一个瓶中,也永远都是只有一个珠子,之前投的珠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每次都会发出“叮!”的一声响。

人的童年……?我环视着周围这个房间,有点茫然。我看到有个房间里有个环形楼梯,便走了过去,决定上二楼看看。那小女孩拿着她的两个瓶子,跟着我走了上去。她从左手的瓶子倒出一个珠子来,又投入右手的瓶子中,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叮!”

二楼也是一个房间,很大,很高。按这小女孩的观点,那这里就是人的中年所需的场所了。小女孩看着我,我也看看她,此时,这3岁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一位20多岁的少女了。这女孩又从手中的瓶子中取出一颗珠子来,投入另一个瓶子,发出“叮!”的一声响。于是,我们又往3楼走。

“抱着我。”女孩说。于是我把这女孩抱起来,往3楼走。她依然不肯放下她手中的瓶子。走上3楼,我才知道她为什么要我抱着上去了。一进入3楼,女孩就变成了老太太,还好,她还活着。她哆嗦着站在地板上,依然把左手的珠子,投入右手的瓶子里。叮的一声响,也不像之前那样清脆动听了。

老人指给我看:“3楼……和一楼差不多,就这么大空间了。对于老人家来说,足够了。”老人家环顾着四周,说:“可惜啊,连张凳子都没有,站都站不久了。”她的手已经拿不稳东西,只能把两个瓶子都放在地上,从一个瓶子中倒出珠子来,再慢慢放入另一个瓶子。我很担心那珠子掉到地上。

“珠子掉在地上,会怎样?”我问她。

“人就死了。你这点都看不明白?傻孩子……”她慢慢地说。

这就是第一个球体的3层空间了。我抬头看,顶上通往上面一个球体,只有一个很小的洞,根本没有梯子往上走。

“没有梯子,如何进入上面3层?”我问老太太。

“没有梯子,自然就不是设计给人类进去的。”老人家说:“你想进去看看?”

我点点头。

于是老人把手中的珠子递给我,说:“嗯,我借我的灵魂给你上去看看吧。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只能看,不能说话。”

我接过那颗珠子,放在手中感觉暖暖的,温润而有一种奇妙的光泽。自然而然,身体就变得很轻,慢慢就从那小洞中穿越上去,进入了第二个球体,也就是第4层。

由于和老人家有约定,所以不能对第二个球体里的情形作太详细的描述。在第4层,依然是和一楼一样大小的一个房间。里面挤满了泛着光彩,飘忽不定的——灵魂。各种颜色都有。有的亮,有的暗,有的红,有的白。我作为一个异类,穿越在它们之间,略感寒冷。在5楼,那又是一个宽大的工作间,每个灵魂会被裹上一层类似裹尸布(在这里应该称为“裹魂布”吧)的东西,紧紧包裹,再解开之后,那布条上沾满了人一生的印迹:爱心与罪恶,快乐和痛苦,奉献和索取,健康和疾病,终生的悲欢离合……经过这样一番清洁后,那些灵魂都变得一样了,个个通体透明,洁净可爱,进入第6楼,然后我看着它们一个个飞了出去。

返回3楼,老人家还在静静地等我,我把珠子交还给她。我对她说:“看了这些,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猜都猜得出是这样。只是不明白,你既不是人类,也不是灵魂,你在这里做什么?”

老人家说:“我是守魂人。”

我说:“守魂人是做什么的?”

老人说:“避免错误的人走进这栋楼,把迷路的人带出去。”

我问:“此话怎讲?”

老人说:“你看到的,如果有迷路的人走进这栋楼,我就把那珠子借给他们,让他们找回自己的灵魂,重新返回再继续生活。”

“那你在这里日夜守候,不觉得无聊么?”

“无聊?”她说:“第5楼,就是你看见的一层层那种所谓的‘裹魂布’,上面遍布人间百态,人间万态,人间亿态,怎么看都看不腻。”

“也是,”我突然来了好奇心:“它们取下这些布之后,怎么处理?”

她说:“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得把那些沾满了人生痕迹的布搬下楼来,搬到楼后面那条七彩河里面去漂洗,洗净之后晾干,再拿回来给它们重复使用。小伙子,你可以从窗口看看七彩河。”

于是我站到窗口往下看,果然看到不远处有一条小河,里面飘满了包裹人生的布匹,河水泛着人生的七情六欲,爱恨情愁,显出七色的光芒。

“比如那块包裹婴儿的布,就很容易清洗,稍微冲洗一下即可。有些罪恶的人,则要漂洗很多天都难以干净。”老人站在我身边说。

我连连点头:“算是长见识了。”

老人送我出楼,走下二楼,她又变成了年轻的女孩,我禁不住多看了她两眼,她微笑着对我说:“我是一个没有爱和恨的人,不要对我有所期望。”

我忙说:“不敢。”

再走下一楼,她又变回了一个3岁的小女孩。小女孩把一棵珠子投入另一个瓶子,发出“叮”的一声响,然后她把两个瓶子放在地上,对我说:“叔叔,我困了,我想睡觉。”说着,她就在地板上睡着了。

我看到旁边叠着已经冲洗干净的布,就拿了一块盖在她身上,随后走出了房间。

 

 

 

424(这个梦来自我的朋友Q

   

                             笔迹

                        Handwriting

 

我走进邮局的时候,看到有很多人在排队。奇怪的是,虽然在邮局中,他们手中却没有拿有信件,他们都是一副很焦急的样子,不知道他们在排队等什么?

无意中,我在邮局里的那张放浆糊的桌面上看到放着一封信,那是周写的信。虽然周本人并不在这里,但我认得这是他的笔迹。信件并未封口,我便打开看了。周的信是写给一位老人,从周的笔迹中,我感觉收信的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老人,他应该是头发全白,但依然精神矍铄。周的信件描述了他着急的心情,他说他考试没有考好,请求老人的帮助。

信上的字已经很淡了,显然,这封信摆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我很想帮周把这封信寄出去,可是信封上并没有写收信人的地址,我也不知道写信的人在哪里。

我只能把这封信继续摆在那里。

 

 

20110519  08:08

 

 

《重返第二世界1:梦的水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962af110100r8gp.html

 

《重返第二世界2:未来之城999号列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962af110100r8gf.html

 

《重返第二世界3:零下122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962af110100r8g9.html

 

《重返第二世界4:泪之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962af110100txkj.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