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山东县镇经济探访,2011山东之行5  

2011-02-26 10:40:38|  分类: 原创新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山东之行5——官方文章

 

 

山东县镇经济探访之一

 

           “狐狸村”:一村成一品

                   本报记者   周冰忆水

 

山东县镇经济探访,2011山东之行5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一只狐狸顶得两头猪。     

 

 

    最近,记者探亲期间,走访了山东省的县镇经济和乡镇企业。山东省作为国内财政收入排名第三的强省,在乡镇企业方面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

蒲松龄,山东省淄博人,他的不朽著作《聊斋志异》中,记录了山东等地乡野之间大量神仙狐鬼精魅的故事。当年困扰人们的狐狸,如今已成为了农民们致富的宝贝,可谓人见人爱。在山东省诸城市埠口村,当地有较多居民养殖名贵毛皮动物狐狸和貂,因此小有名气,被好事者称之为“狐狸村”。当地还有养猪出名的“火腿村”,种板栗出名的“板栗村”,做风筝出名的“风筝村”,——在山东省,记者看到“一村一品”非常普遍,很多村庄都结束了零散经营、各自为战的格式,均由一两个支柱产业,带动全村经济发展。

记者来到埠口村,这个村庄有数百户人家,由于山东省地势平坦,全村建筑以“回”字形布局,内层住居民,外层一圈基本是百来户养貂和狐狸的养殖户的院落。这样的安排,一是为了人和动物之间的防疫卫生,二是貂类动物都喜欢安静,不宜太靠近人气。

走入养殖户范淑坤家中,5条机警的小狗立刻扑上来,范淑坤一声令下,5条狗立刻乖乖趴下,各自返回院子中东南西北和大门5个角落继续站岗。范淑坤介绍,养狗不是为了防人,主要是为了防止貂和狐狸逃跑,这些动物太机灵了,一不留神就会逃之夭夭,一只好的狐狸售价就顶得两头猪呢。记者看到一只狐狸,比猫略大一点,全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这是范淑坤养殖场里的“镇院之宝”,他说,这样顶级的好皮毛,收购价千元以上,白色狐皮做成的高级皮大衣,售价顶得一辆小汽车;而一些灰色、黑色的狐狸、貂,价格次一点,每只收购价在数百元不等,貂和狐狸养殖三四个月即可达到收购标准。

范淑坤家的院子里搭了三排笼子,养有120只貂和10多只狐狸。范淑坤是一名退伍军人,妻子是农民,两人都是新手,之前没有任何养殖经验,夫妇俩如何养殖这样专业的动物?投资这样名贵的动物,如何保证销售市场?范淑坤笑道,这些都无需过多操心。整个埠口村一带,都是“公司+农户”的模式,全部种狐都是向公司购买,村里许多人都在养,左邻右舍都是老师,不懂的问题,出门就可以问;实在遇到疾病麻烦,一个电话,公司的兽医就登门拜访;销售更是不愁,还没等自己开口,公司那头都有人帮你掐着时间,算准你的貂可以出笼了,自然上门来收购。但如果不是有“公司+农户”,他是不敢尝试养貂的。

范淑坤夫妻俩养这120只貂,以每只300元的收购价,3个月即有3.6万左右的收入,除去成本,也有3万元左右——这在养貂专业户中,已经是最普通的收入了,记者注意到当地很多养殖户,都致富买了小车了。

在广西不少村庄,仍然是早期的零散经营模式,各家搞各家的,你养猪,我养龟,他种花生,她种甘蔗……这样要成就致富,也是单家独户富裕起来。在山东省普遍推广的一村一品、一村二品的模式下,大多是集体致富,彼此间贫富差距不大。一村一品已经成为了现代农村的主流,对于知识文化不高、资金有限的农民来说,可以凝聚散户的力量,大家共同承担风险,共同开拓市场,共同致富。

 

 

 

 

 

山东县镇经济探访之二

 

    老树开新花:一园富一村                   

本报记者   周冰忆水

   

 

 

百年板栗园,2011山东之行5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村里的刘墉板栗园,已经建成一个大公园,门票10元。

 

 

百年板栗园,2011山东之行5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板栗园里的五星级的栗园酒店    

 

 

百年板栗园,2011山东之行5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村里举办的国际烧烤节    

 

 

在山东省诸城市的淮东村,记者参观了村里的一个“刘墉板栗园”。据板栗园股东之一崔经理介绍,村里这个板栗园创建于清朝中期,当年是清朝著名学者、宰相刘墉的私家园林。板栗园占地18000多亩,百年以上的古树就有1万多棵,其中还有3000多棵300年树龄的老板栗树。村里拥有这么一大笔祖宗留下来的财富,但并不倚老卖老,而是积极利用好这个老板栗园,聘请经营团队和投资商,成立了诸城市刘墉板栗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进行现代化管理。比如早几年,就已经将“淮东板栗”注册商标,品牌全村人拥有。在村里实行股份制经营,各家各户拥有的板栗树,都统一管理,按占地面积分红。所有板栗树均有编号,登记在册。每年种多少新树、良种改革、种植施肥、防虫防害、收购价格、零售价格、销售市场……一切种植、经营情况,均由村里的股东会和经营团队决定,不必每家每户操心。为了保证农民利益,投资商保证每年收购价均不低于当年的市场价,农户基本就是放心在家等钱入账了。

村里人并不满足于“靠山吃山”,而是积极开发出许多旅游新项目来。比如,板栗园的股东会在前几年投资建了当地第一家国际标准的五星级宾馆“栗园酒店”——城市都还没有五星级的饭店,倒是在村里先出现了。记者看到,这家豪华宾馆就在板栗园深处,造型低调朴素,只有几层楼高,但装饰豪华。崔经理介绍,板栗园内建宾馆,源于当年“农家乐”的考虑。山东省大都知道这个大板栗园,每年都有很多城里人到板栗园游玩烧烤,住“农家乐”。村里人想,与其让城里人零散地住在各家各户,不如干脆建一个宾馆给城里人,于是就寻找投资商,村民出地皮,共同建成了这家五星级的宾馆。宾馆外观朴素,就是为了延续农家乐的作风。宾馆每年收益,由投资商和村民共同分享。

除了开发五星级饭店,就在记者来到前几天,刘墉板栗园还举办了一场“诸城市国际烧烤节”,这并非一个噱头,而是邀请中国烹饪协会联合举办的一个大型活动。在一个乡村举行这样高规格的活动,魄力非同一般,这也是经营团队的策划之一。除了年年的国际烧烤节,每年板栗园还举行板栗采摘活动、钓鱼比赛等等旅游项目,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打造刘墉板栗园的综合品牌,实现多样化经营。

反观广西各地,我们拥有的老品牌也不少,如何开发、经营好这些老品牌,并且让其诞生出新的魅力,的确值得我们思考。

 

 

山东县镇经济探访之三

 

一店富一家,一厂旺一村,一企兴一县

                  

                                             本报记者  周冰忆水

 

 

山东县镇经济探访,2011山东之行5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得利斯集团核心所在的西老庄村,村民基本都在集团内工作,全村统一规划建小别墅,福利优厚,村民富裕。

 

 

如同前面介绍的一个“刘墉板栗园”富裕一个村庄一样,记者在青岛市、潍坊市、烟台市等地看到,在每个乡镇周边,都是一家接一家的工厂厂房,每个乡镇,都被大量企业所包围。当地村民骄傲地告诉记者,在山东省,可谓村村有企业,镇镇有集团。山东省的乡镇企业,大多有着“一店富一家,一厂富一村,一企富一县”的“村乡县层层合作”方式。无论是一店、一厂、一企,都是当地大企业在不同层次的不同表现方式。

在记者所在的山东省潍坊市昌城镇,有一家国内著名的食品加工集团,得利斯集团。这家集团以加工火腿肠以为主,主要熟食产品销往北方各省和日本韩国,广西较少得利斯的产品。记者看到,在昌城镇的各村庄里,不少挂得利斯标志的小卖部,店里一般是销售一小部分得利斯的产品,其他大部分是日用百货。据店老板介绍,挂得利斯的商号、摆他们的专柜,这当然是得利斯赞助的,有了这笔赞助,和店面的统一设计规划,自己一家开个小店也省了不少钱和麻烦。这就是“一店富一家”。

进入得利斯集团的核心地区,这里主要是屠宰、加工厂房所在,地点主要是东老庄村、西老庄村两个村庄。眼前的村庄,规划整整齐齐,道路宽敞笔直,每家每户的房子,都是统一设计的两层小别墅,全部由得利斯的一家工厂统一供暖,福利待遇很好。村民们告诉记者,得利斯集团早年在此地起家时,村里人就帮得利斯集团养猪,村民们也不用去哪里打工了,在家养猪就有钱赚了。后来,得利斯集团越发展越大,又带动了其他各个村庄一起按得利斯的标准养猪,从猪苗开始,到饲养、收购、屠宰,全程都有章可循,村民们无需操心什么,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啊。现在估计有大半个县城的村庄都在为得利斯养猪,这就是“一厂富一村”。

热情的村民开车带着记者绕得利斯集团部分厂房走了一圈,记者看到该集团还延伸出许多企业:有造纸、加油、房地产、物流等等。一些在得利斯工作的村民说,还有许多公司、部门分布在全市各地,全国各地,提供了很多工作岗位,这样多种经营,才能做到“一企富一县”。

不仅得利斯如此,记者在青岛市、潍坊市看到著名的利群集团,也是类似这样的“村乡县层层合作”模式。利群集团在青岛市,就是核心所在;在其他县市一级,就以“利群”的商标,经营许多大商厦、购物中心;在乡镇一级,仍然可见利群集团的小超市、厂房。还有著名的鲁花集团,也是租借了大量村民的土地,村民都为其种植高品质的花生;鲁花集团又在村里、镇里开办加工工厂,村里的年轻人,都进这些工厂打工,根本无需远走他乡谋生。

在山东,可谓从村到乡到县到市,每一层的农民,都以不同的方式与这些大集团合作,受益于这些大集团;大集团的根基也是来源于县镇农村,双方相互依存,互相促进。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