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五大因素导致近年农村犯罪率上升  

2010-08-11 17:37:10|  分类: 原创新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耕牛黑市”凸显农村市场管理漏洞

 

首席记者  周冰忆水  实习生伍时添

一头价值四、五千块的耕牛,在一些城里人眼里,可能并不是很在意。但在国内的一些农村,农民辛苦一年,可能才买得一头牛;现在广西不少农家的耕作,仍然需要耕牛帮忙,一头耕牛就是农民家里最重要的财产之一。曾有报道广西一村庄一晚上被盗50头耕牛,最近本报也陆续接到读者反映,在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永乐乡近来盗窃耕牛现象经常出现。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耕牛被盗,不仅仅是失财无法耕田这么简单,还反映了现在的农村市场存在某些管理漏洞的现象……

村民大意连续丢耕牛

8月4日,记者采访了报料读者融水县永乐乡农民老莫,他说,以前当地偷盗耕牛只是偶发事件,但自2008年起,耕牛失窃的事件就越来越频繁,今年6、7月最为严重,据他自己所知,今年当地就有10多头耕牛被盗了。尤其是在从融水县城至永乐乡的这条省道线沿边村庄的耕牛经常被盗——可能是靠近公路方便运输吧。老莫告诉记者,盗窃耕牛日益猖狂,从原来晚上行窃到如今的大白天行窃。比如在7月23日中午,当时天降大雨,永乐乡东大岩有两位村民各把耕牛绑在草坡树下就跑开躲雨了,让耕牛自己在草坡那吃草。到了下午,雨停之后,两村民回去牵牛时,发现绑着的牛绳被砍断,两头耕牛不翼而飞。两位农民十分心痛,走遍各村到处找自己的耕牛,一直找到今天,都没有结果。老莫还说到,失窃当天,曾有一老人家发现疑似盗贼,盗贼大约有两三个人,驾驶一辆小货车,趁着暴雨的掩护,用刀把牛绳砍断,然后把牛牵上货车,随后在雨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另外一位被盗耕牛的农民杨叔向记者反映,他遭盗的那头耕牛是他家的“顶梁柱”,家里翻耕田,拉东西全靠这头“宝牛”,但是在7月份被盗。杨叔说,他住在永安乡东阳村属于丘陵山区,耕田盘山而造,且耕田细长,机械无法在当地耕田作业。耕牛就是当地最主要的生产力,负责了全部耕田,耕地的翻犁。在冬季,甘蔗运输时小货车进不到蔗田附近,这头耕牛又变成运输工具,全部的甘蔗搬运都靠这头牛的辛苦。如今牛被偷了,杨叔只能向亲邻借牛耕田。

还有一位失窃耕农的农民老方也向记者诉苦,自家的“宝牛”被盗后,他心痛不已。他的耕田至今无牛翻犁,眼看就要插秧种植,又向亲邻借不到耕牛,严重影响了今年下半年的农耕,十分麻烦,老方只能对天叹气。

市场管理缺乏规范

在对当地农民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农村一级的市场对耕牛的买卖交易并无严格的监控,被盗的“黑牛”随意入市销售,这在某一程度上来说,也给了盗牛贼有机可乘。

在城市里,任何一个超市或市场,要销售一件商品,大到汽车,小到一个别针,都有其商标、货物来源、产地条码、发票等种种“身份证明”,不可能无缘无故冒出一件“无头”的商品的。但农民读者老莫告诉记者,现在的农村耕牛买卖,在圩日的市场上,不需要规范的手续就可以随意进行买卖,盗窃分子很容易就将耕牛卖掉,加之在市场管理这一环节上,并没有对耕牛买卖市场有很严格的监控管理措施,导致被盗“黑牛”很容易“洗白”。老莫回忆在当年,上个世纪的80年代,每头耕牛交易仍然是凭票据交易的,被盗的来源不明的耕牛,极难进入市场销售。为什么现在反而随意了呢?老莫呼吁有关部门能出台农村市场的相关管理条例,以进一步加强农村市场的监督管理,以保障农民切实的财产利益。

记者又向融水县工商局反映了被盗耕牛在市场随意销售情况。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工作人员说,80年代有过凭票的交易方式,如今工商部门虽然对市场进行监督,但市场是自由买卖的,对于失窃的财物,如果没有证据,工商部门是不能协助农民追回的。而在屠宰场管理就严格一些,每头牛屠宰是规定在各地屠宰场的,个人和个体是无权进行生牛的屠宰的。据悉,超市商场上的产品均有明确的商标,生产批号,而像耕牛等畜牧产品如今还没有详细的编号管理,国内也没有所谓的“耕牛证”之类的证件,所以可能纵容了“黑牛”市场交易等现象。

老莫还告诉记者,耕农的耕牛失窃发生后,由于农村警力缺乏,当地公安部门都只是上门备案,很少直接干涉耕牛买卖黑市调查。去年有一耕农失窃耕牛后,也是自己在在附近乡镇找到,才请派出所协助帮忙取回的。

被盗耕牛的农民提醒大家,耕牛的失窃大都是村民“大意”,把耕牛拉到无人看守地带,然后离开,这是给盗窃分子提供盗窃的机会。农民朋友要看管好自己的财产,切勿让盗窃分子找到可乘之机。

 

 

 

 五大因素导致近年农村犯罪率上升

首席记者 周冰忆水   实习生 伍时添

本报上周刊发了《“耕牛黑市”凸显农村市场管理漏洞》一文后,引发广大读者的强烈反响,梧州、百色、玉林、北海、南宁的各地的不少读者说市场管理漏洞只是农村治安的其中一个问题,如果从源头上抓的话,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为什么农村犯罪率在逐年上升。据新华社报道,在21世纪开始至今,我国国内城乡侵财和刑事犯罪率都有一个极其明显的跳跃,并且到目前为止一直没有呈现下降的态势,这些犯罪率明显的上升被一些法学研究者称为中国的“第五次犯罪高峰”。

一位广西岑溪市水汶镇读者老刘反映,这几年,农村风气不如以往了,村里不断有偷盗的现象发生,小到偷鸡摸狗,大到抢钱盗车;形式也由夜晚小偷小摸到白天飞车抢劫或者上班车抢劫。各地村民都对农村犯罪率上升意见很大,感叹民心不古。

本报记者连日采访多地读者,根据各位读着的反映,导致近年农村犯罪率上升的5大因素逐渐浮出水面:六合彩等赌博现象持续存在;农村“读书无用论”重新抬头,家庭教育缺乏严格;外出务工村民外出时受外面不良意识的影响;村中留守老人、妇女、儿童居多,青壮年不足,导致犯罪分子有机可乘;农村警力不足,力不从心。

 

六合彩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太元教授表示,地下六合彩产生的危害主要表现在:一、对个人、家庭产生很大的破坏作用甚至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二、影响当地经济的发展,贫困地区受到的影响尤其大,这对三农问题的解决、新农村建设极为不利;三、导致大量资金流入为富不仁者或者境外人的手里,对我国经济安全、社会稳定和治安秩序造成威胁。

六合彩在广西各地农村泛滥,已经达到了几乎无村不赌,无人不赌,全民皆赌的程度。由于六合彩赌博的影响,农村经济出现了萧条,特别是一些偏远的农村,大部分农民把一年微薄的收入,都投到六合彩赌博上,舍不得买肉吃,舍不得送孩子上学,舍不得买化肥投入生产......整个农村的经济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广西岑溪市水汶镇的读者告诉记者,本世纪初,六合彩就在当地出现了,大概是2004年前后,六合彩开始在农村泛滥,不少农村曾一度出现村民有“田不耕,地不种,牛不管,马照跑”的怪现象。

由于国家严厉打击,六合彩蔓延的势头被压制,但仍阴魂不散,村里地下庄家还在运作,村民买六合彩亏钱之后,有的人为了继续“买马”,开始走上聚赌、盗窃、抢劫的道路。几位村中老者都对记者说,就是六合彩泛滥后,抢劫盗窃才开始多起来的。而且一些“买马”的村民即使没有去偷去抢,农民原有的勤劳朴实的人生观已经发生了改变,失去了往日的致富精神,变得不思进取,只幻想着一日暴富,再也无心劳动,甚至还对家中妇女老幼辱骂殴打,严重影响家庭和睦。

 

读书无用论抬头

国家实行9年义务教育,一直执行得很好,但9年之后,衔接得就不是那么顺利了。根据教育部2008年的官方数字,农村学生流失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初中阶段辍学比例为5.47%,高中学生辍学比例为10%左右,而国内学者认为,农村学生辍学的真正的数字可能达24%左右。这么多的农村学生辍学,这是因为,近年来大学生就业率一直不高,“毕业等于失业”的传说广泛流传于国内,导致以前的“读书无用论”重新抬头;二是国内城乡贫困差距加大,高中、大学就读成本高,农民负担重,因此农民家长多希望自己的子女早日打工,为家里挣钱谋生。

广西陆川县的读者告诉记者,在当地农村,赌博现象较多,一些家庭在家中设赌,大人通宵赌博打牌打麻将,那些七八岁的孩子也在一旁好奇围观,甚至大人还要孩子帮“看水”(盯梢警察过往)。村民已经对赌博不以为耻,麻木不仁,小孩从小目睹着大人玩六合彩赌博,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如何有心读书奋斗?

有的家庭虽然没有赌博,但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小孩在给老人或亲戚看管中,家中得不到负责的、科学的教育,也容易使小孩懒散贪玩;还有的家庭觉得家里经济负担太重,或者是超生家庭觉得养孩子困难,家长认为,如果孩子不是特别拔尖,想想小孩在大学毕业后也一样是打工,还不如早几年就出去打工挣钱好……

以上种种描述的教育不到位,导致少数农村青年缺乏远大理想,心中往往以金钱为主导,人就容易走上犯罪道路,又是造成了农村犯罪率上升的一大因素。

 

少数打工族丧失自我

打工一族中,绝大部分农民工子弟都是勤劳苦干、勇于奋斗,努力创造美好未来,创出了不少“打工皇帝”的佳话。但毕竟不是人人都会成为李嘉诚,由于缺乏完整系统的教育,过早地步入社会,一些意志力不强的青少年,法律意识淡薄,很容易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广西博白县的几个“飞车党”犯罪分子落网后供述,他们敢于飞车抢包,并不惜用长刀砍人,为的仅仅是抢点上网、抽烟的钱而已——一些青年在城里花天酒地般挥霍,经常把工资花得一分不剩。这些青年回村后,由于没有足够钱供他们到镇上去花天酒地,把极端的观念施于村里,开始在农村进行犯法犯罪活动——偷盗、勒索、抢劫,以满足花天酒地高消费的挥霍。

一位从打工妹沦为卖淫女的女青年曾坦言,少数农村青年进入城市后,贫穷落后的家乡与灯红酒绿的城市,形成强烈的鲜明对比。长期受此环境影响,而农民工打工收入工资过低等因素,一些农村青年难免会心理失衡,走向极端,误入歧途。

 

留守老人儿童无力与犯罪抗衡

在记者的调查中,发现现代农村格局已不同以往。大量农村青壮年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大都是老人和小孩,这样的弱势群体缺乏足够的自我保护能力,这也吸引了犯罪分子的注意。

农村犯罪的受害对象大多是留守老人和儿童这些弱势群体家庭,老人、儿童与犯罪分子对比起来,显得软弱无能,客观上给犯罪分子创造犯罪机会,让他们敢于无所顾忌,大胆作案。广西合浦县的读者向记者反映,在村里发生被偷盗的家庭大都都是只有老人、小孩在家、青壮年不在时。一些老人发现也无能为力阻止,原因是犯罪分子太强大,老人的力量单薄。而一些没有遭受偷盗的农家,大多都有青壮年在家。

 

农村警力不足力不从心

“农村警力紧张的问题相当严重。现在派出所处警任务重,办案任务重,专项工作多,临时任务多,派出所疲于应付,造成许多警务室有室无人”,2006年,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鲍遂献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全国近70万个行政村仅有3万多个农村警务室,在农村地区,尚有5000多个乡镇没有建立派出所。在全国近70万个行政村中,仅配备警务区民警6.9万名,平均1名民警要负责10个行政村。

广西桂平市的读者告诉记者,当地发生犯罪案件,派出所一般负责上门备案,极少报案的案件能被顺利侦破,当地读者说,除非发生重大刑事案件,一般的偷鸡摸狗,警方一般难以顾及;再加上现在新农村建设的加快,现在的农村村道四通八达,犯罪分子大都使用摩托工具,盗窃之后快速消失。偶尔捉到个把盗贼,也是全村动员,村民一起出动抓的。

“多破案,不如少发案。”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鲍遂献说,“一名民警平均管辖10个行政村,管辖面积过大,管理人口过多,警力难以全面覆盖。如果逐村设立警务区,短期内很难实现。”公安部提出了建设“一区一警”的模式,就是让公安机关深入社区、村庄,深入家庭、学校,深入田间、地头,和老百姓“融”到一起,共同维护治安秩序。

 

  评论这张
 
阅读(18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