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三易其稿《农村医生》  

2009-08-05 09:56:56|  分类: 原创新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写农村医生的稿,也遭遇了死而复活的经历,三易其稿。

第一稿,只针对个体,面太窄,直接枪毙。经争取后,领导说:“你换个角度,再试试写一次吧”。

第二稿,挖掘深度不够,再重写。

第三稿,提高高度、拓宽深度,才得以见天日。

 

 

 

(第一稿)

 

 

         陆川村医盼望有更大的选择空间

                    

                                     本报记者  周冰忆水

                      

 

 

            数十年传统被更改

 

 

 

谭芝今年65岁,他是广西陆川县沙坡镇一个小村的一个普通的赤脚医生,平时他在村里的小卫生所里坐诊。这个村卫生所只有两个人,他和另外一个搭档,两人既是医生又是护士,主要负责村里一些头痛脑热的常见疾病,偶尔有催得比较急的电话,谭芝也会背上暗红色的猪皮小药箱,骑车到村民家里去打针。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过了40年。

最近,谭芝规律的生活被打破了,这源于今年4月28日玉林市食品药品监督局陆川分局到镇上的一个会议,在这个会议上,陆川分局负责人向沙坡镇数十位村医宣布,以后村医购买中药材,要到广西桂康医药有限公司陆川分公司买,不许买没有包装的三无产品。

“不许买没有包装的三无产品”——这是很合理的一个意见,可是却引起了村医们的一些议论。为什么呢?谭芝说,陆川分局这个规定,限定了村医们不许再到玉林药材市场买散装的中药材,可是在他印象中,20多年前,村医们就自己骑自行车到数十公里外的玉林药材市场买中药材了,玉林药材市场是全国著名的药材市场,大部分药材都是原药、散装货,一堆一堆放在那里任你选购,良莠不齐,有真有假,完全靠自己眼力判断货色。

不仅如此,有些有经验的老村医们还会按传统,有时自己到山上去挖药采药——这些均是“没有包装的三无产品”。谭芝说:“这样的进货方式,是我们村医的一贯传统,我们做了一辈子医生了,摸一摸、闻一闻,完全有经验分辨出药材市场里哪些是正宗货,哪些是假货,没必要这样限定我们。”

  

 

                                              无利可图村医经营困难

 

 

“陆川分局希望我们买有包装的合格产品,这样的做法我们也可以理解,可是我们到陆川分局指定的医药分公司进货,却发现选择的空间很小,那里几乎都是毫州饮片厂的货,而且价格比玉林药材市场的货要贵。”谭芝举例给记者说,比如同样品质的党参,玉林药材市场每公斤10元,陆川分公司卖15元;比如猪苓,玉林药材市场每公斤卖100元,陆川分公司每公斤卖150元;皂角刺,玉林药材市场每公斤30元,陆川分公司卖42元……这样计算下来,每次进同样的货,价格就比平常多了200元左右。

200元——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这就是我们村医很大的一部分利润了!”谭芝说,村医面对的都是农民,历来不敢收高价,因此村医都是薄利经营,半医半农,平时还得种地为生。如果失去200元的利润,“那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面对高价原药,村民们只有两个选择途径:要么自己背,要么把药价提高,转嫁给农民。无论哪条路,都走得艰难。

沙坡镇的一位村医曾信说,他曾经因为被药监局查出有三无产品,被罚款800百元,并没收了他的药品,导致他放弃了药店的经营。

沙坡镇村医文志军说,陆川分局不允许他们买散货,他们又没有条件到更远的南宁市等地进货,只能买桂康公司陆川分公司毫州饮片厂的货,价格太贵,他的卫生所也开不下去了。

    

 

                               药监局希望规范经营

 

 

记者采访了玉林市药监局陆川分局负责人钟局长。他告诉记者,村医买散装货,价格是便宜一些,但质量没有保障,容易出现问题;按国家医药管理法的规定,只要是有生产许可证、合格证的合格产品,都可以购买进货,陆川分局并没有限定村医只能到医药公司的陆川分公司进货。陆川分局不存在垄断经营的问题。

但村医们说,自己经营成本低,没有更多的经费到其他城市去进货,因此还是希望能到玉林药材市场进货,村医们买的都是常见药材、普通药材,村医有足够的经验保证不会买到假货。

            

 

                       药师盼望更大的选择空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玉林药材市场经营户告诉记者,指责玉林药材市场散货“假货多”是不合理的。全国各地药材市场,都有假货、次货,有经验的药师是有经验分辨出真假的。

玉林市平安堂药材公司一位销售经理告诉记者,玉林药材市场是广西最大的药材市场,也是国内著名的药材市场,品质历来有保障,各地饮片厂都在玉林药材市场进的原药,饮片厂的货——其实也是玉林药材市场的货。

本报专家顾问、主任中药师陆善旦告诉记者,规范经营是应该的,但管理手段可以更灵活一些,毕竟中药材销售是国内数千年的传统,药师们有多种渠道进货,有多种选择的空间,这个过程需要经营者和管理者慢慢磨合。

 

 

 

(第二稿)

新闻聚焦

         多年传统技艺难得认可,夹缝中生存的一代

          

专家学者关注村医生存空间

                      

本报记者  周冰忆水

                      

村医多年传统被更改

谭芝(化名)今年65岁,他是广西陆川县沙坡镇一个小村的一个普通的赤脚医生,平时他在村里的小卫生所里坐诊。这个村卫生所只有两个人,他和另外一个搭档,两人既是医生又是护士,主要负责村里一些头痛脑热的常见疾病,偶尔有催得比较急的电话,谭芝也会背上暗红色的猪皮小药箱,骑车到村民家里去打针。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过了40年。

最近,谭芝规律的生活被打破了,这源于今年4月当地药监部门的一次会议,这个会议强调,要严格执行2007年颁布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以后村医进货中药材,不许买没有包装的三无产品。

“不许买没有包装的三无产品”——这是很合理的一个意见,可是却引起了村医们的一些议论。为什么呢?谭芝说,这个方案限定了村医们不能随便再到以前一些常去的药材交易市场——比如玉林药材市场买散装的中药材。玉林药材市场是全国著名的药材市场,大部分药材都是原药、散装货,一堆一堆放在那里任你选购,良莠不齐,有真有假,完全靠自己眼力和经验判断货色。

不仅如此,有些有经验的老村医们还会按传统,有时自己到山上去挖药采药回来,自己按传统药方加工、制造一些药材、酿造一些药酒,按新颁布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这些均是“没有包装的三无产品”。

“管理部门希望我们买有包装的合格产品,这样的做法我们也可以理解,可是我们到陆川县指定的当地医药公司进货,却发现选择的空间很小,那里几乎都是少数几个饮片厂的货,而且价格比玉林药材市场的货要贵。”谭芝举例给记者说,比如同样品质的党参,玉林药材市场每公斤10元,医药公司卖15元;比如猪苓,玉林药材市场每公斤卖100元,医药公司每公斤卖150元;皂角刺,玉林药材市场每公斤30元,医药公司卖42元……这样计算下来,每次进同样的货,价格就比平常多了200元左右。

200元——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这就是我们村医很大的一部分利润了!”谭芝说,村医面对的都是农民,历来不敢收高价,因此村医都是薄利经营,半医半农,平时还得种地为生。如果失去200元的利润,“那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面对高价原药,村医们只有两个选择途径:要么自己背,要么把药价提高,转嫁给农民。无论哪条路,都走得艰难。

沙坡镇的一位村医曾有信(化名)说,他曾经因为被药监部门查出三无产品,被罚款800百元,并没收了他的药品,导致他放弃了药店的经营。

沙坡镇村医文志军(化名)说,药监部门不允许他们买散货,他们又没有条件到更远的地方进货,陆川当地的货,价格太贵,他的卫生所也难开下去了。

                   散货并不意味着就是假货

记者采访了陆川当地药监部门负责人钟局长。他告诉记者,按国家医药管理法的规定,只要是有《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证照齐全的厂家的货,村医们均可去进货。药监部门从来没有限定村医只能买陆川某公司的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玉林药材市场经营户告诉记者,玉林药材市场一些没有包装的散货,是存在假货的问题,但这是普遍现象,全国各地药材市场,都有假货、次货,但有经验的药师是可以分辨出真假的。

玉林市平安堂药材公司一位销售经理告诉记者,玉林药材市场是广西最大的药材市场,也是国内著名的药材市场,品质历来有保障,很多饮片厂都在玉林药材市场进的原药,因此所谓的合格包装的饮片厂的货——其实也是玉林药材市场的货。

                 专家聚焦村医生存空间

陆川村医遭遇的问题,虽然是个案,但反映的却是普遍的问题,各地村医都遇到类似的麻烦。本报邀请多位专家,一起探讨了村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本报特约专家、江苏无锡市第一人民医院主任药师陆宗基教授告诉记者,按新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他的理解是,如果村医自己制作少量的药材,使用于村里有限范围,不进行批量生产,这样的行为应该是允许的。但何所谓“少量”?何所谓“有限范围”?因此他建议,执法者可以考虑根据实际情况,适当放松一点,毕竟村医服务对象,都是农民,他们无法承担更高的成本。执法的过程中,再慢慢让村医规范经营,给村医们一个适当缓冲的时间。

本报特约专家、江西省南昌市洪都中医院主任药师、研究员王豪认为,新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实施范围主要是城市医疗机构,对于村医来说,这样的要求则是太高了。对于村医的现状,他建议村医如果掌握有较好的祖传药方,或者自己开发有不错的药方,可以收集一些已经治疗成功的疑难杂症的病例,写成论文寄到医学刊物发表,以获取名份;其二,如果没有写论文的实力,可以将药方样本寄给医学杂志,请对方前来采访核实,如果效果如实,可能会引起一些大的药厂的注意,将这个药方买断,并规模生产;其三,村医可以尝试直接申请国家专利——有了这样的护身符,什么部门来查都不怕了。可是,对于一个经验丰富、文化有限的村医来说,写论文、申请专利毕竟太遥远,因此王豪也认为执法者应该考虑中国行医传统,适当网开一面。

本报特约专家、主任中药师陆善旦告诉记者,国家规范药品经营必然是大势所趋,但在规范市场时,管理手段可以更灵活一些,毕竟中药材销售是国内数千年的传统,药师们有多种渠道进货,有多种选择的空间,这个过程需要经营者和管理者慢慢磨合。

本报特约专家、广西壮医医院苗医科主任云忠祥,他是广西苗医的第四代传人,掌握有上百项传授千年的苗医药方,其中有多项已经申请专利。“其实我的百多个药方,都是自己采药制作的,按新的管理办法,这些也是三无产品了,还好我部分申请了专利,可是其他村医呢?”云忠祥也是赤脚医生出身,谈起村医遭遇,他深有感触。他的历代祖宗,一直都是自己到广西十万大山、元宝山等地采药,百年以来,一直按照“上山采药、下山治病”的传统行医。云忠祥说,村医是什么?村医就是以最廉价、最直接的效果,直接服务最弱势阶层的农民的基层医疗组织。村医们的服务低廉,就是来源于自己采药、自己生产、自己使用,如果对这千年的行医传统进行限制,必然会给村医增加很大负担,经济和廉价也无从而谈。

云忠祥说,有些村医、民间医生、少数民族医生,由于只是懂得一些家传药方,文化知识不高,没有考取行医资格证、药师资格证,总是被当做“黑医”遭到打击,这令人叹息。严格管理是大势所趋,但对于某些历史传统,是否可以更具人性化考虑为弱势群体,村医们想想?云忠祥说,广西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广西2008年专门制定了“壮医行医资格考试”,虽说是“壮医考试”,但各种民族医生、民间医生均可参加,考试难度适当放松,考取行医资格不算难,这也算是对于村医名正言顺地经营给了一些实际的帮助。

 

编后语:传统模式与现代规范管理构成的矛盾如何解决?如果你是一名村医,或者你对这个事情有自己的看法,都欢迎来短信谈一谈你的意见!请来短信15878198896。谢谢!

 

 

 

 

 

(第三稿)

              传统VS现代,低端VS高端,服务VS经营

 

         村医执业“夹缝空间”引各方关注

 

                                 本报记者 周冰忆水

 

 

乡村大地上有这么一批人,他们几年甚至十几年如一日,为左邻右舍把脉开方,让农村群众能看病看好病。对于并不富裕的农村群众来说,这些村医就是他们健康的身边守护神。然而在今天,因为各种原因,村医自己的路走得有些艰难。最近本报就此对一些村医的就业状况进行了查访。

 

                       村医经营困难自砸饭碗

 

 

多数村医反映,他们一直都是到野外、山林采药,按照“上山采药、下山治病”的传统行医。广西陆川县沙坡镇村医谭芝(化名)说,村医面对的是农民,历来不敢收高价,因此村医都是薄利经营,半医半农,平时还得种地为生。

  谭芝说,但是,今年当地药监部门强调,要严格执行2007年颁布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以后村医进货中药材,不能再买没有包装的三无产品了。可是,买散装货、进山采药加工,是村医的传统,这样才能保证村医以最低成本运行。

  “我们到管理部门指定的当地医药公司进货,发现选择的空间很小,基本都是几个饮片厂的货,价格又贵。”谭芝说,比如同样品质的党参,玉林药材市场散货每公斤10元,当地医药公司卖15元;比如猪苓,玉林药材市场每公斤卖100元,医药公司每公斤卖150元;皂角刺,玉林药材市场每公斤30元,医药公司卖42元……这样,每次进同样的货,价格就比平常多了200元左右。

  谭芝说,如果失去200元的利润,“那就是什么都没有了”。面对高价原药,一些村医只好自砸饭碗。

  据统计,占全国人口80%的农村人口只占有20%的卫生资源。本来村医就不足,近年来数量却不增反降。《2007年我国卫生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07年末,全国乡村医生和卫生员91.4万人,与上年相比减少4.6万人。这是为何?

  在新医改方案征求意见的过程中,许多乡村医生呼吁,村医担负着农村公共卫生任务,但政府补贴不足;而且为了照顾农民,政府把村级卫生室的收费标准定得极低,收费项目也少,药品利润不多,导致村卫生室运转困难。

 

                  规范经营是大势所趋

 

 

 记者采访了陆川当地药监部门负责人钟局长。他告诉记者,按国家医药管理法的规定,只要是有《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证照齐全的厂家的货,村医们均可去进货。药监部门从来没有限定村医只能买陆川某公司的货。对村医进行规范经营,是大势所趋。

  对于管理部门不许购买三无产品,村医们表示理解,但他们也认为这样必然带来高额成本,希望能按传统自己采药、购买散货,他们有足够的经验保证产品的质量。

  玉林市平安堂药材公司一位销售经理告诉记者,玉林药材市场是广西最大的药材市场,品质历来有保障,很多饮片厂都在玉林药材市场进的原药,因此所谓的合格包装的饮片厂的货——其实也是玉林药材市场的货。玉林药材市场的一些散货是存在假货的问题,但全国各地药材市场,都有假货、次货,但合格的药师是可以分辨出真假的。

 

                   严格执法能否考虑适应期

 

 陆川村医遭遇的问题反映的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各地村医都遇到类似的麻烦。本报邀请多位专家一起探讨了村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本报特约专家、江苏无锡市第一人民医院主任药师陆宗基教授告诉记者,按新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如果村医自己制作少量的药材,使用于村里有限范围,不进行批量生产,这样的行为应该是允许的。但何所谓“少量”?何所谓“有限范围”?因此他建议,执法者可以考虑根据实际情况适当放松一点,毕竟村医的服务对象都是农民,他们无法承担更高的成本。执法的过程中,再慢慢让村医规范经营,给村医们一个适当缓冲的时间。

            

                  村医要多渠道求出路

 

本报特约专家、江西省南昌市洪都中医院主任药师、研究员王豪认为,新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实施范围主要是城市医疗机构,对于村医来说,这样的要求则是太高了。

  对于村医的现状,他建议村医如果掌握有较好的祖传药方,或者自己开发有不错的药方,可以收集一些已经治疗成功的疑难杂症的病例,写成论文寄到医学刊物发表,以获取名分;其二,如果没有写论文的实力,可以将药方样本寄给医学杂志,请对方前来采访核实,如果效果如实,可能会引起一些大的药厂的注意,将这个药方买断,并规模生产;其三,村医可以尝试直接申请国家专利——有了这样的护身符,什么部门来查都不怕了。可是,对于一个经验丰富、文化有限的村医来说,写论文、申请专利毕竟太遥远,因此王豪也认为执法者应该考虑中国行医传统,适当网开一面。

  本报特约专家、主任中药师陆善旦告诉记者,国家规范药品经营是大势所趋,但在规范市场时,管理手段可以灵活一些,毕竟中药材销售是数千年的传统,药师们有多种渠道进货、多种选择的空间,这个过程需要经营者和管理者慢慢磨合。

 

                政府部门要为村医着想

 

本报特约专家、广西壮医医院苗医科主任云忠祥,他是广西苗医的第四代传人,掌握上百项千年苗医药方,其中多项已申请专利。  “其实我的药方都是自己采药制作的,按新的管理办法,这些也是三无产品了,还好我部分申请了专利,可是其他村医呢?”

  云忠祥也是赤脚医生出身,谈起村医遭遇,他深有感触。他的历代祖宗,一直都是自己到广西十万大山、元宝山等地采药,按照“上山采药、下山治病”的传统行医。云忠祥说,村医是什么?村医就是以最廉价、最直接的效果,直接服务最弱势阶层的农民的基层医疗组织。村医们的服务低廉,就时来源于自己采药、自己生产、自己使用,如果对这种千年的行医传统进行限制,必然会给村医增加很大负担,经济和廉价也无从谈起。

  云忠祥说,有些村医、民间医生、少数民族医生,由于只是懂得一些家传药方,文化知识不高,没有考取行医资格证、药师资格证,总是被当做“黑医”而遭到打击,这令人叹息。严格管理是大势所趋,但对于某些历史传统,是否可以更具人性化考虑为弱势群体,村医们想想?

  云忠祥说,广西在这方面做得不错,广西2008年专门制定了“壮医职业医师资格考试”,虽说是“壮医考试”,但各种民族医生、民间医生均可参加,考试难度适当放松,考取行医资格不算难,这也算是对村医名正言顺地经营给了一些实际的帮助。

 

 

编后语:如果你对这个事情有自己的看法,欢迎谈一谈你的意见,请来短信15878198896。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9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