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4月4日词典  

2009-04-08 17:21:00|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4日词典

                            周冰忆水

2009年4月4日是清明节,返乡这两天的一些事情,特制作“词典”以备检索。有些生活习俗,也许不为他人所接受,在此也不作评价,仅作记录。

 

两广(GuangXi and GuangDong)

我的家乡在哪里?非常容易找。你先找到两广交界那条边界,手指再顺着边界往下走,一直来到海边,那就是我的家乡。这个地方,历史以来有时候属于广西,有时候属于广东,这种情况,导致村子里部分坟墓,还留在广东境内。族人并不觉得不适。我在一个祖宗的墓地旁边,看到了一块“32号”界碑:划分广东与广西,国务院立。其实也不是没有区别,你可以看到,那条划分省界的道路,只要进入广东省境内,就立刻变为漂亮的水泥路,只要进入广西省境内,就立刻变为普通的泥路,一点都不马虎。

可是,你爱怎么划界就怎么划界,村子里的小鬼、鸡鸭、猪狗可不理你,他们依然在两广之间窜来窜去,日落黄昏,老人家就在村子里扯开嗓子大喊孩子们回来吃饭了,孩子们从广东省跑回来时,牛、猪、狗、猫、鸡、鸭也自觉地跟着回来。

 

四代同堂(Four generations  together)

每年我回到家乡,都会发现我的子孙在不断地增加。今年回去,我又多了一个侄女和一个侄子,都是超生的第二胎。我最大的侄子,已经25岁了,正在恋爱中,估计这两年就该结婚生孩子了。我历来在辈分称呼方面是白痴,我只能这么形容——我父亲的堂哥的儿子的儿子,很多都抱着我的腿喊我做“阿公”了,估计再过几年,我就四代同堂了。

这里的人,都非常非常渴望孩子,以至于这样强烈的信念,导致博白县获得了一个特殊的“荣誉称号”——中国超生第一县,乡亲们为了生孩子,连政府都烧了,这事举国震惊。这里的群众与计生部门矛盾非常尖锐,为了生孩子,躲避计生部门的追杀,穷一点的,跑到山上去生;一般的打工家庭,到广东、云南、贵州去生;更夸张的是,目前已经发展到了终极手段——改变国籍。为了生孩子,花10万左右,把夫妻俩国籍改成新加坡国籍(并不到新加坡居住工作),这样你就完全脱离了中国法律的限制,爱生多少就生多少。可是,连国籍都变了,这样的“新加坡”后代,对于宗族,还有意义么?

还好,我历来都是另类分子。我一直坚持丁克家庭,可以说是为国家做了小小的奉献。

 

70后(After 20th century 70s)

70后已经成为了宗族的骨干力量。他们如果在城里,大多事业有成,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孩子。他们如果在村里,就是力壮如牛,农活得心应手。70后的人人都谈笑风生,大碗喝酒,他们已经逐渐进入决策层,一起和长辈们议论着村里大事:重修道路、重建小学、编写族谱、翻修坟墓。

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沉默寡言,做事低调,锄草干活的能力仅相当于65岁的女性老人,或者12岁的儿童。一起吃饭,我用15分钟左右吃完两碗饭即退席,他们还要再吃两个小时,每人要吃4碗饭,喝一斤酒,吃半只鸡。对于我的那些“吃饭七成饱,每餐六成蔬菜水果,四成肉类的比例,每天睡眠8小时……”的循循教导,他们根本不屑一顾。在成年男子中,除了我的体重是120斤以下,其他所有人都在150斤以上。

 

80后(After 20th century 80s)

80后的人,都是工作的主力,什么事情都抢着干,尽力显示自己在宗族里的分量和能力。他们精力旺盛,做事积极、负责,细心地向70后的长辈学习,不辞劳苦;对于90后,他们一直不放在眼里。他们是快速成长的一代,正在进入主角的位置。

 

90后(After 20th century 90s)

我拿起正在读小学六年级的侄女的一个语文课本,刚想好好看一看,马上就被她一把抢了过来了,她藏得好好的,坚决不给我看,她害羞,又大发雷霆我拿她的作文看。

另外一个侄女,是个忧郁的女孩。虽然才小学四年级,却极其多愁善感。我们开车去小学接她,她一上车,就心事重重,和我们讲毁林造地、破坏生态平衡带来的担忧。在扫墓期间,一些速生桉、荆棘、野草进入了墓地的范围,我们就把树砍掉,把野草烧掉,这女孩又忧郁起来,对我们“破坏大自然”的行径愤怒指责,令我们不知所措。离开家乡返回南宁的路上,她一人闷闷不乐不肯说话,渐渐地开始不停地落泪。问她为什么哭,她始终不说,只是泪眼朦胧,忧郁地望着窗外。我想起,去年她也是上车就哭,当时她回答是“想奶奶了”。

90后都是极具个性,锐意进取的一代。

 

00后(After 2000s)

一个在哭,一个在闹,一个在吃奶,还看不出他们的雏形。

 

榜样(Example)

  我小时候,博白县作为广西人口第一大县,综合实力也属于广西十强县。如今这当年风光的十强一点都不强了,甚至连许多乡镇都不如,经济远远落后于各个后起之秀。

夜里23点的时候,我们一行进入博白县城,看到久违的故乡,竟然变得像垃圾场一样,到处都是脏和乱。每个人都在警告我们:不要带包,否则会被抢。他们建议我们,拎个透明的塑料袋即可,让抢匪清楚看清你袋子里只有可怜的半斤水果,这样才不会遭致抢劫。不仅抢劫,这里腐败横行、吸毒泛滥、六合彩无处不在,还成为中国涉枪第一县。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据说是首先由于官员腐败得太厉害,导致有能力的人失去信心,都远走他乡,穷人难以聊生,只好走向犯罪道路。我觉得这说法有道理,今日博白之变,亦是各地的榜样,甚至中国的榜样。

 

家族(Clan)

客家人注重宗族观念,即使从中原迁居到两广有数百年历史了,仍然坚持自己的语言、文化、习俗不变。在这里吃饭,家族辈分观念格外鲜明。在饭桌上尤其明显。吃饭时,长老级人物坐上座,其他按辈分分座次。夹菜、喝酒,也要先由长老开动,其他人才敢动手。后辈不能造次,否则视为不敬。

而这里吃饭还有个特点:男人们独自一桌,女人们另外开一桌。有时候人数不多,女人们就不再另外开一桌——只能站着吃饭,伸手从男人背后夹菜。而且女人们还要负责烧火做饭做菜、装饭、洗碗的任务。但这里的女性并无怨言,因为她们知道,这只是逢年过节那几天,家族一起吃饭时才这样的,平时夫妻两人独处时,她依然是他的掌中宝,他一直对她言听计从。

 

坟墓(Bomb)

我没有去其他地方看过当地的坟墓。但坟墓,多少都让人想到死亡和恐惧。但在我的故乡,这个等式是不成立的。而且这里是没有“坟场”这一说法的,我扫墓期间,看到坟墓哪里都有:在山坡上,在猪圈边,在田头,在树林里,在道路旁,在村子里,在屋后……这里的死人,都与活人处于一种真正的和谐之中。没有人因为屋后有一个坟墓(还是他人家庭的坟墓)而感到紧张害怕,孩子们照样追逐嬉笑打闹,跑到坟墓后面去捉迷藏。他们知道,这里埋葬的,都是亲人或者朋友,或者长辈,他们活着时,都是很好的人,他们即使死去,也不会危害邻里。

 

地烟(Smoke of the ground )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许是一种植物吧。我在山坡上偶尔会看到这样一个棕黑色圆圆的,高尔夫球大小的玩意。“地烟!”孩子们高兴地喊,一脚踢过去,果然冒出一股烟来。我蹲下来细看,只看到极细的粉末,出此之外并无根系与脉络。植物?菌类?真不知道。

 

月球监狱(The prison on  the moon)

1993年1月1日,捷克斯洛伐克分裂为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经过2年审判,1995年终审判决公布:周冰忆水因反人类罪、反社会罪被国际法庭判处死刑。在执行死刑时,因绞索3次断开,改判100年监禁,单独囚禁在月球监狱,永远不得假释。现在和你们在一起的他,只是个替身。

                                                                                  (20090408   16:15)

 

 

 

戰後 (AFTER  THE  WAR )

我在烈火和冷雨中苦苦飛翔了一百多年,想把戰爭已經結束的消息告訴妳,當我囬到捷尅斯洛伐尅,卻被告知:這個國傢已經分裂。

周冰憶水

一九九五年  誌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