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5块钱收费背后的种种矛盾  

2009-04-17 23:21:44|  分类: 原创新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宰一头猪到底要收多少钱?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有关部门竟然几年都弄不清楚——

          

                  5块钱收费背后引出的种种矛盾

                       本报记者  周冰忆水

宰一头猪要收多少钱?2009年2月广西物价局下发的《关于生猪定点屠宰服务费有关问题的通知》 规定:生猪定点屠宰服务费收费标准,机械化屠宰每头26元,半机械化屠宰每头23元,手工屠宰每头20元。以上费用已包括屠宰、存栏(24小时)、过磅、发货等费用。生猪存栏超过24小时的,其保管饲养服务费由屠宰企业与委托方协商。此生猪屠宰服务费为广西全区最高限价标准。该《通知》之前的收费标准制定于2004年——机械化屠宰每头20元,半机械化屠宰每头17元,手工屠宰每头15元。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规定,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但广西钦州市浦北县负责定点生猪屠宰的浦北县食品有限公司,却屡屡遭到屠户们的投诉:连续5年每头猪多收5元的屠宰费。屠户们多次质问为什么多收这5块钱,食品公司总是回答得模糊不清。难道一头猪收多少屠宰费的问题,就那么难弄清楚吗?

               5年就是几百万的收费

4月14日,记者按照屠户们给本报的举报信,来到浦北县寨圩镇,寨圩镇是浦北县的“屠猪第一镇”,这里每天屠宰的生猪,除了供应当地外,还供应到周边乡镇和县城。这里,亦是反映屠宰乱收费矛盾最尖锐的地方。

知道记者到来,当地肉行顿时沸腾起来,10多位屠户围住记者,要诉说心中压抑多年的烦恼。屠户邓立敏告诉记者:“不要不在意这5块钱收费,我们寨圩镇每天至少屠宰80头猪,过年过节屠宰100头以上。以80头计算,一年就是多收14万元,5年就从我们身上多收了70万元!整个浦北县一年大概屠宰19~20万头猪,每年就多收近100万元的屠宰费,5年就是几百万元了!这么大一笔钱,到底花哪里去了?我们反映这么多次,为什么没有人监督?”

屠户郑英把收费收据一张张翻给记者看,他说:“浦北县食品有限公司寨圩食品站开给我们的屠宰收费发票,都是不规范的。国税、地税、检疫的发票,都是加盖两个公章,只有食品站的屠宰收费,没有盖章;更可笑的是,现在广西统一定价最高收费26元,他们就开一张26元的发票,又另给我们一张5块钱的‘服务娱乐发票’,为什么不敢把31元的收费都写进发票里?如此开两次发票是何用意?”

屠户程多强是一位从事屠宰行业30年的长辈级人物,他告诉记者,2004年,当时广西生猪屠宰定价最高是20元时,浦北就已经在收25元了;2009年广西统一涨到了26元,浦北县也跟着涨到了31元,始终多收这5块钱,一直用的是开两张发票的方法来“忽悠”屠户。当地屠户对此做法深感不满。程多强说:“群众都喊我们是‘劏猪佬’,都以为卖猪肉很得钱。其实我们收的猪有一半都是批发给村里、食堂、学校的,除开国税、地税、检疫、屠宰费共50多元的缴费,每头猪只得20元左右利润,食品站又从每头猪上再强行拿走我们5块钱,我们怎么能服?我们每天下午3点进村收猪,凌晨3点开始宰猪、跑市场,每天只得睡4、5个小时,挣点钱很不容易,为何还抢我们这点辛苦钱?”

从4月初开始,寨圩大部分屠户已经开始拒交这31元的屠宰服务费。

                    更多的矛盾浮出水面

在屠户们的强烈要求下,记者深入屠户们的生活,又发现其他更多的矛盾。

4月14日深夜22点,屠户邓立敏和何晋带着记者来到寨圩镇食品站。在镇子郊区的食品站门口的小路上,简单的一个塑料薄膜下,躺着三四个屠户在呼呼大睡;一个小小的脏兮兮的蚊帐里,挤着两个屠户在打盹;摩托车旁,靠着几个屠户在打盹,不停地拍打着蚊子。屠户何晋告诉记者,这是屠户们下午5点一收摊,就来到这里排队。因为排前面的屠户,就可以先宰猪,可以先占有市场。记者问。“为什么不给个号牌来等候,为何一定要这样守在现场等待?”

屠户曾志强对记者连连摇头:“我们这样排队,太辛苦了!如果食品站愿意把屠宰时间提前到凌晨2点半,我们就可以在5点天亮前把猪全部屠宰完,大家都不必争先恐后赶市场了。可就是这1个小时时间,食品站就不肯人性化服务,帮我们提前一下,一定要我们死守在这里,又辛苦又浪费时间。”

进入食品站,屠户邓立敏指给记者看,这里共有两个生猪存放栏,每个房间都有教室大小。可是近百头猪都挤在一个存放栏里,还有的猪没地方放了,只好装在笼中摆在外面的地上。屠户们告诉记者:“去年底,食品站要求我们存放的每一头猪都给一块钱保管费,这是不合理的,我们就不给。于是食品站也和我们怄气,不给钱就只开一个存放栏,把猪都挤着,另外一个宁可放空也不给我们存猪。这么多猪挤在一起,又是不同群的陌生猪,踩伤、踩死的都有。尤其是开始宰猪尖叫的时候,其他猪受惊很容易互相踩压的。”

                管理者无法自圆其说

4月15日凌晨3点,几位屠户用摩托车带着记者,再次前往食品站屠宰场。月朗星稀,宁静的小镇空无一人,食品站里却是人声鼎沸,猪的惨叫声响彻耳畔。每只猪从出栏、通电、放血、脱毛、开膛,整个过程大概就几分钟。屠宰完成后,屠户就到旁边的一个小房间交屠宰费。记者跟着屠户去交屠宰服务费,看到一名男性收费员开出了26元的发票,再用订书机钉上一张5元的“服务娱乐发票”,共收31元。

记者:“为什么多收5块钱?广西不是统一屠宰服务费最高26元么?”

收费员:“……这是……保管费。”

记者:“我们的猪都是昨天下午运来的,到现在才8个小时,没到24小时为何收保管费?”

收费员:“……我不知道,反正这几年都是这么收的。”

记者:“你叫什么名字?”

收费员:“不知道。”

记者又找到了寨圩食品站的站长吴宏发。问起为何多收这5元屠宰费时,吴站长一口咬定:这就是保管费,保管猪的费用!“这些猪都没有超过24小时的存放,也要保管费么?”记者追问。

吴站长不予回答。

4月15日早上,记者赶到了浦北县食品有限公司。该公司一位叫甘春林的负责人,让办公室的吴光回答记者的采访。

记者:为什么浦北县一直多收这5元的屠宰服务费?

吴光:这个费用,是生猪过夜的保管费。

记者:广西规定的26元屠宰服务费里,已经包含了24小时以内的保管费了啊。

吴光:是有这个规定……可是我们的油漆呢?在这么多猪身上写字,一天就要两桶油漆啊,好多钱呢!还有人工、水、电、工作人员工资呢?

记者:这些都包含在26元的屠宰服务费里了啊。

吴光:实际是不够用的。

记者:那你们为何不盖公章?为何开两张发票?

吴光:这的确有点不太规范吧。

记者:屠户们统计,浦北19~20万头猪,5年就多收了几百万呢,这些钱都用去哪里了?

吴光:哪有这么多?我们每年大概就宰16万头猪左右。

记者:16万头猪,每头5元,也是不小的数目了。

吴光:物价局正在调查这个事情,等物价局的结果出来我们再谈吧!

记者随后询问钦州市物价局,得知此投诉正在调查之中。

 

采访手记:多开一个存猪栏给屠户放猪,调整一下屠宰时间方便一下屠户,本来都是些举手之间的小事,可有的人却偏偏就不愿做;屠宰一头猪到底收多少服务费,记者在屠宰场就看到贴着物价局“最高收费26元的”通知,可有的人就不愿意弄清楚——目前寨圩屠户们提出要求,必须立刻停止这5元的乱收费,并且把前几年的乱收费都退回来,否则罢市。

难道有关部门非要等到小矛盾激化之后、小事情闹大了之后再处理么?

 

(文中屠户名字均为化名)

(20090417  17:37)

 

 非常遗憾的是,此稿由于“语言过激”,不允许发表。领导竟然说:“到时候屠户们罢市,周你要负责任!”我真的无言以对了。罢市是我造成的?????????
              我真的想以后不再写这些文章了。以免造成社会动乱。 姥姥的。  
              
           (20090419  17:45)

 

 经报社领导多次讨论修改,删除30%的敏感内容之后,本文今天得以发表。

   (20090422    8:47)

 

虽然删去诸多激进语言,但文章还是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文章见报当天,寨圩镇当即停止了那5元的收费。

 

(20090423  11:00 )

文章今天写了后续。自治区、钦州市、浦北县、寨圩镇涉及的管理部门都明确表态:未超24小时,坚决不能收费。

 (20090430     9:50)

 

 

 

 

  评论这张
 
阅读(14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