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做负面报道记者承受的压力  

2009-03-21 09:17:49|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负面报道记者承受的压力

                             周冰忆水

做记者,尤其是做负面记者,特别又是我们这类专业的负面记者,被骂被打被告是很正常的。我从来不曾惧怕,9年来,我一直以小心谨慎为原则,一直认真、稳重、冷静地对待各方压力,和各方压力纠缠、对抗、周旋……直至化解。

但无论你如何小心,你总是在黑夜里行走——恶劣丑陋的事情又再度上演:

3月18日,广西武宣县的农民朋友发来短信,询问在建造沼气池的时候,不知为何被村干部收了900元钱,请本报帮问清楚为什么要收这900元?这是本报每天上百短信中极其普通的一条。

实习生小邓按平常的操作,打电话到了武宣县林业局能源办询问。没想到,几句话之后,对方一个自称为“陈主任”的人,开始粗言烂语地辱骂了小邓;编辑木木又接了电话,陈主任依然骂个不停,主要内容是骂本报记者为何这么多事,帮农民问这问那没完没了烦不烦……因为小邓和木木都是女生,陈主任还使用了下流猥琐的语言对她们进行了性骚扰。木木挂电话之后,陈主任还意犹未尽,又再打电话过来,这次是编辑天哥接的电话,陈主任又再辱骂记者、编辑、本报30多分钟。

当时我在外采访,没有在现场。晚上上网,报社的QQ群都在讨论这个事情,愤愤难平,都觉得被这样一个无耻的人辱骂,深感窝囊和压抑。当时大家讨论的意见是,一定要把这事情记录下来,刊登在本报上,让这陈主任的丑行曝光于天下,给所有的农民和相关干部看看这样基层政府官员的嘴脸!

3月19日清晨一上班,我即与编辑部领导、报社领导、木木、天哥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如何处理这个事情。报社领导同样感到愤怒,但他们是有所顾虑的,3月18日陈主任辱骂本报45分钟,由于事发突然,当时没有准备录音设备,而且是用手机通话,没有扩音设备,不方便录音;我们如果刊登他骂人的过程,必然会引起掀然大波,肯定会涉及个人名誉及双方单位名誉的法律问题,这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为前提。

这就为难了——去哪里取证据?电信方面只记录了来电号码和来电时间,并没有通话录音。必须要让这陈主任重新骂一遍昨天的话才行,这如何做得到?

我们设想,今天再打电话过去,可能会发生以下三种情况。一,武宣能源办方面至始至终都不再接电话。二,一接电话,听到是本报,立刻挂电话。三,接通电话,全面否认昨天的骂人事情。这三种情况,都无法取得证据。因此,需要一位够冷静、够沉着、够机灵的人慢慢地把陈主任的话再套出来。研究来研究去,还是派我出场。

我们准备了3台录音设备,选了一台可以换卡的手机座机,开始打昨天陈主任的电话。我不断地换手机卡,用不同的号码,打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电话,武宣林业局能源办的办公室都无人接电话。我想,他们肯定知错了,怕了,躲起来了。

于是,我通过其他报社的记者朋友,查到了武宣县林业局局长的电话和名字,以及武宣县林业局其他办公室的电话。打了武宣林业局的两个办公室的电话被拒绝之后,我终于在第三个电话,以“陈主任的朋友”的身份,套出了陈主任的全名和手机号码。

当天下午,我用一个陌生号码,打通了陈主任的手机。一听是本报,陈主任非常强硬,坚决不承认昨天骂人,反而指责我们怀疑他们贪污了农民的沼气池补贴。当时我的态度也很强硬,说“陈**,你的名字和手机号码都是林业厅给的,他们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你如果再不认错,我们就把昨天你的骂人录音(其实昨天根本没有录音)全部公布,到时候不仅是你个人,你们整个林业系统的形象都要因此抹黑!”在对抗中,他显得更加强硬,出现了破罐子破摔的语言:“你们报社搞我?你们砸了我的饭碗我也不怕,反正我回家种地还有饭吃。你们整我,我也会找其他报社曝光你们(曝光我们什么?)!”

我想,他虽然激动,但他始终没敢挂电话,说明他内心已经惧怕了,他知道饭碗会被砸,他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了。

于是我口气开始放缓和,告诉他如果收回昨天的话,以诚恳态度认错,昨天的对话可以不见报。经过30多分钟的争论之后,陈主任终于认错了,答应向昨天的3位记者认错道歉。我把小邓、木木、天哥一一喊过来,陈主任一一向他们道歉、认错,向本报认错,收回昨天的言谈,并承认是昨天下乡,喝了酒才这样说话的。

事情至此,终于获得了成功。我们成功地让陈主任证实了他昨天骂人的事实,并让他一一道歉认错。挂了电话之后,我身后静静聆听的所有编辑记者都欢呼起来,他们非常高兴,终于长吐了一口气,夺回了尊严!

相比之下,我倒没有什么激动。我反而觉得伤心。今天这件事情算是幸运了,在施加压力和欺骗下,终于把荣誉挽回,可是如果他一开始就挂电话呢?我们的尊严从何而谈?农民的尊严从何而谈?这只能算是运气而已。整天和这些人打交道,今天有陈主任辱骂你,明天再来个李主任、张主任、王主任……这些事情什么时候才有终结?他们对记者的态度尚是如此恶劣,可见平时是如何对待农民的。想到这些,无不让我深感悲哀。

放下电话后,我马上又要调查大化县某村村民在电网改造中遭遇村里乱收费的问题。我的实习生小莫和那村支书在通电话。明明是村支书的电话,一听是记者调查之后,就开始喋喋不休地狡辩:“我只是支书的弟弟,我什么都不懂……”我在旁边早听腻了这些无耻的谎言,一下发火了,伸手就夺过小莫的电话,把那村支书大骂了一顿:“我不管你是谁,你不把农民这笔钱的来龙去脉给我讲清楚,我一定曝光你!!!”

是的。和这些人纠缠,我不应该发火,不应该愤怒,不应该冲动,我应该像刚才对付武宣能源办那样,保持一贯的冷静和沉着,慢慢把他们的话引出了……可是,我已经无比厌烦了!如果当时那村支书在我面前,我一定会扇他两巴掌的!

晚上其他记者对我说,在发生冲突时,真的很难过也很害怕遭遇报复。我说,我从来不会因为这些垃圾害怕,这么多年来,做事如履薄冰,对恐惧早已麻木,真正的阴影,只来自我的内心深处。这也是我第二次电话突然失控的原因。我为什么从一个单纯的少年,变成如今的激进愤青?因为我的心里已经有了抹不去的阴影。

(20090321  8:57)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