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昆虫的故事》之三:我的罪  

2009-02-12 09:22:14|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昆虫的故事》之三

                      我的罪

 

                     作者   周冰忆水

 

 

“纵使天涯重逢也会认出彼此来……”

“我们喝了同一颗露水,《昆虫圣经》说过,我们的心会永远在一起……”

“我会带着世界上最美丽的色彩回来见你……”

   我突然惊醒,发现自己仍然惦记着她这些话,然而四周却是冰冷的泥土和腐败的气息,只有孤独和伤心陪伴着我。我紧张并且颤抖,我责备自己,为什么不在梦中死去!那是多么的美好啊。

                       ——摘自阿历克思2007年4月22日日记

 

 

诗一样的夏天。

这是昆虫们的天堂,丰富的果实、温暖的气候、到处是美丽的色彩。这更是交配和繁殖的最佳时机。然而却有一个人却似乎闷闷不乐:阿历克斯。

“阿历克斯,帮一下忙。”

“好!”

于是,两只屎壳郎一起抬,终于把这粪团搬过了小土坡,安全地送到了赛班的家中。赛班的妻子——乔爱水很高兴,捧出一瓣番茄来给老公和阿历克斯。俩人就在树荫底下一起吃起来。

“阿历克斯,多亏你帮忙,我已经储存了12个粪团了,其中还有3个是水牛的粪团!”赛班高兴地说。

“是啊,够孩子们吃一个冬季了。我记得去年这种水牛的粪团比一个香蕉还抢手呢!”阿历克斯回答。

“兄弟,不是我说你,你也该为自己想想了,你不能总是单身一人啊。现在正是恋爱的黄金季节,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昆虫雌性激素的气息,上回在小水坑旁边那个姑娘,我就觉得不错。她的脊背,就像打了腊一样光泽温润,眼睛好似天上的月亮一样清澈透明……”赛班说。

“我不感兴趣。”阿历克斯回答:“我走了。”

踏入自己的洞穴,阿历克斯发现阴影里多了个人,难道大胆的花金龟又来偷东西?“谁?”他警惕地问。

“我!”她响亮地回答。

这清脆响亮的声音来自一位年轻姑娘,她拥有一个古老的姓氏,她的名字叫令狐镜,她有纯种的玛丽萨尔地区屎壳郎血统,她在这个多露水的清晨进入了他的洞穴,等候他的归来。

“你来我这里干吗?”他问。

“我看见了你,便喜欢上了你,决定嫁给你。”她直截了当地回答,甚至有点咄咄逼人。

他望着这个有高贵血统的妻子,没有再说话。于是,她住了下来。

3天后,阿历克斯和令狐镜按照传统,到当地长老会发誓,决定成为夫妻,他们在《宣勤地区昆虫日报》上刊登了小小的广告告诉大家这消息,并按传统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宣勤地区的屎壳郎朋友们、蛐蛐、蝼蛄、蟑螂、草蛉、豆娘、瓢虫、草蜢、知了都相继来送了些小礼物表示庆贺:一些豆荚、小半只芒果、一小罐蜂蜜(瓢虫们偷来的)、几个鲜粪团、一点火龙果、一块菠萝蜜,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当地的“动感甲壳虫乐队”还在他们的婚礼上给大家表演。意外的是,他竟然在婚礼上看遇见了凤蝶米莉。她给新娘送来了一小瓶有助于护肤的桂花花粉,她亲吻了新娘,为新娘祝福。他知道米莉为什么要来,因为他的婚礼对她来说无异于是期待已经的解脱。

婚后,雄性积极地寻找食物,雌性处理家务、和四姑八婆聊天八卦,日子就这么过了下来。表明看似平静,但意外还是出现了。

有一天他回家,发现令狐镜的脸色不对。

“你怎么了?”

“我看了你的博客,发现你一直惦记着那个姑娘。”

“哪个?”

“那个蝴蝶!”

“我没有。”他解释:“我只是记叙了那个事情,并思考而已。我并没有留恋她。你看我的博客干吗?”

“别人看得我就不看得?你看上面那些乱七八糟的留言,居然有人同情你。还思考?你只要一天不认错,就迟早会出轨的!”她不依不饶。

“你以后少管我。我既然娶了你,我会对你负责的。但是过去的事情,你不要指手划脚,什么认不认错的,我本身就没有错!”他生气了。

“这样变态的恋爱还不知错?再下一步你就要搞同性恋了。”她冷笑。

突然间他卡住了她的脖子,目光就像两把冷冷的刀,恶狠狠地盯住她:“你说什么?”

“变态的恋爱。”她毫不惧怕:“想杀人啊?”

他不想杀人,只想抽她一耳光,但还是忍住了。他把她拖到了长老会。

“根据《昆虫圣经》,雌性昆虫背判、侮辱雄性一方,可以申请离婚。”他气愤地向长老会提起诉讼。

“我没有背判他。”令狐镜说:“是他背判了我,他结婚这么久以来,一直对前女友念念不忘,这是对我的不尊重和侮辱。其次,根据《昆虫圣经》,婚姻以繁殖后代为至上,他至今没有做任何生育方面的事情,真正错的是他!哼!”

长老听了双方陈述,对令狐镜说:“你的陈述是正确的。你可以要求离婚。”

“我不离。”她说。

“好吧,事情就这么解决了。”长老宣布:“阿历克斯投诉令狐镜侮辱自己不成立。离婚请求驳回。此次离婚诉讼会散会,收费一颗草莓。”

第二天,《宣勤地区昆虫日报》娱乐版就登出头条:

眉题:《去年暗恋蝴蝶的屎壳郎新郎婚后又爆冷门——》

主题:《荒唐:执迷不悟强行离婚不成反成被告》

副题:《多亏贤妻深明大义宽宏大量挽救婚姻》……

 

“这回够丢人了。”令狐镜把报纸丢给他。

“你倒高兴了,大贤妻。”阿历克斯把报纸丢回去给她。

“我是为你好。你要记着,《昆虫圣经》上说:婚姻的最大责任是为了延续后代,感情是其次。你要从谈情说爱中脱离出来了,想想自己的责任。秋天快来了,我再不怀孕……”

“你不要总提那什么屁《圣经》好不好!”他发火了。

“天那,你竟然敢侮辱《昆虫圣经》。我们不听《昆虫圣经》的听什么?”她火气更大。

“我们不听《圣经》听什么?”——他想起这句话很熟悉。对了,米莉也曾经这样对他说过。是的,“不是同类就不能相爱”,是《圣经》说的,他违背了这条原则而成了大家的笑柄;“婚姻的最大责任是为了延续后代,感情才是其次。”这也是《圣经》说的,他再次违背原则,又再次被众人攻击。为什么自己总是与大众格格不入?

“你和我结婚,是为了延续后代,还是为了感情?”他问她。

“废话!当然是延续后代!这不仅是昆虫世界的第一原则,就是鸟类、兽类、人类,全地球都是第一原则!不仅婚姻,生命的第一责任也是繁育后代!!”她大声地训斥他。

他听不下去,甩门而出。

阿历克斯多日不曾回家,只在外面的草堆、废弃的洞穴里过夜。

在广大的大地上,躺着看天空,没有尽头的银河,总是包围着地球。他望着满天星斗,细想自己与社会的冲突。“《圣经》里的训言,是千百代祖辈留下来的,为了昆虫世界的繁荣昌盛,他们总结了这些经验。他们是对的,我不该脱离现实,爱情不能脱离物质而存在。”他决定明天就回去。

“原来你在这。”一个声音响起,原来是好朋友赛班。他来到他身边,和他一起仰望星空。赛班说:“今天,《宣勤地区昆虫日报》和《玛丽萨尔早报》的记者来采访我,要我谈谈你。我讲了你不少好话。”

“谢谢你。”

“我不是来问你要谢谢的。”赛班说:“你知道吗,我从记者口中得知,当初小镜来找你,是有别的原因。”

“啊?”阿历克斯十分惊讶。

“长老们都知道你曾犯跨种族恋爱这个错,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他们认为是本地区丢人的事情。为了消除影响,为了宣勤昆虫的名誉,他们决定要帮助你结婚,就找了个玛丽萨尔的姑娘给你。小镜她也觉得你好酷,她想征服你这样的另类,为了我们伟大的《昆虫圣经》。你要谢谢长老和小镜,是他们帮助了你,拯救了你。”

“拯救??”阿历克斯感到一头冷水从头浇下,原来这只是一场政治婚姻,原来这只是一个骗局!

“回家吧。”赛班说。他发现阿历克斯面无表情,身子在微微发抖。

 

3天后的一个早晨,赛班和往常一样打开《宣勤地区昆虫日报》,映入眼帘的消息吓了他一跳:

通 缉 令

阿历克斯,雄性,宣勤地区成年屎壳郎,操宣勤地区口音,右侧鞘翅有“V”字型伤痕印记。根据宣勤地区长老会认定,该疑犯藐视《昆虫圣经》的尊严,对“不可侮辱《昆虫圣经》”、“非同类不可恋爱”、“婚姻第一责任是繁殖后代”、“生命第一责任是繁殖后代”、“不可伤害同类”等原则视而不见,残忍重伤其妻令狐氏,并畏罪潜逃。如有发现其踪迹者,即刻通知,或将其擒获交长老会,重奖。如有帮助其藏匿或知情不报者,按罪论处。

                            宣勤地区昆虫长老会(印记)

                                2007年4月21日

赛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阿历克斯虽然在感情方面与他人缺乏沟通,但也不至于沦落到犯罪潜逃的地步啊。赛班急切地打听事情的真相。

有消息说阿历克斯溺水而死或投水自杀了;有消息说亲眼目睹他被人类踩扁惨不忍睹;有消息说他被一个乌鸦吃了渣都不剩;有消息说阿历克斯整容变成了七星瓢虫远走他乡;也有消息说看见阿历克斯在叶特曼地区活得花天酒地,独霸一个小农场的所有粪球和雌性屎壳郎……

赛班也到过几次阿历克斯家。令狐镜早已改嫁,正怀孕准备产卵。他在左邻右舍口中也听到一些传闻,阿历克斯并没有重伤令狐镜,他们只是大吵了一架,可能有些许肢体冲突;令狐镜“再也受不了这个疯子”,发誓要“把他搞臭”,便利用家族关系向长老会施压——把错改成罪,把他逼走了。

阿历克斯再次成为反面教材,老人家教导孩子们:婚姻不要过多注重情感,而要考虑是否有利于家庭建设和生育,否则就是犯罪!

总之一切都没有得到证实。赛班常常想起阿历克斯。他始终认为阿历克斯不是《圣经》的背叛者,也不是刻意的要与社会作对,只是失败的恋爱和失败的婚姻,让他背上了枷锁,才导致他的出走。他希望阿历克斯有朝一日能回来,洗刷他的罪名。但是他再也没有回来。

如果阿历克斯不是个虫子而是人类,结果会不会好一点呢?高等动物的婚姻会更注重感情吧?

“别发呆了,天气变冷了,该把粪团搬进隧道了。”乔爱水在那头远远地喊。

“来了!”赛班赶紧跑了过去。

漫天飞舞的落叶笼罩了宣勤地区,冬天来了。

 

 

 

 

(20070930)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