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回忆四个男人  

2009-11-03 10:10:47|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四个男人

                              周冰忆水

               

这四个男人,不是同学,不是朋友,不是同事,不是长期生活的什么人。四个中,我都不知道名字,都是只见过一面,这擦肩而过,对于人的记忆,也就是一瞬间。然而这一瞬间产生的印象,却比长久同处在一起的印象还要深刻。

我在这里写的,是对人的一瞥,并非要说他们是英雄或者够man,也不表示赞同或否定他们的行为;这里是生活的一个零碎的片段,没有完整的情节,也无法讨论这些片段是对还是错,剩下的99%,由你们来想象。

               FIRST:“T”形男

这个“T”形男,并不是T型台上走秀的俊美型男。他30多岁,粗犷、矮壮、目光深邃,黝黑而苍老,他是一位泥水匠。那时候,我居住的大院,在我家的楼房前面,是一行一行的50年代的苏联式建筑的平房。其中一户居住在院子道路边上的人家,要改建一下杂物房,工作不多,便只邀请了一位泥水匠来做工。

那时候我还没有读书,每天就是喜欢跑去那里玩泥沙。我们注意到,泥水匠到来的第一天,他就在院子的那坚硬的水泥道路边上,废了不少力气,凿出一个T形的坑。大家都对此大惑不解——为什么要在水泥地上凿一个坑?

很快,惊人的答案就出来了,那个坑不大不小,它的用处竟然是专门用来放泥水匠的一把锤子。所有人都对此感到非常不解,泥水匠的一把锤子,都是随便丢在地上、桌面上的,即使视之为士兵的枪一样重要,也不至于专门在水泥地面上凿出一个T形的坑,一个永恒存在的坑来安放吧?

泥水匠是沉默的男人,对此没有任何回答。他干活的时候,就把锤子放在地面的坑里,干活时,即拿起;用完,又放入坑里。几天后,泥水活、木工活都做完了,男人不声不响地离去了,正如他不声不响地来到。

那个代表着男人的坑,就一直留在那里,装满了春天的阳光,装满了夏天的花瓣,装满了秋天的落叶,装满了冬天的雨水……一年又一年。

每年我经过那个T形的坑,都会驻足看一看,甚至伸手下去摸一摸。但我永远不知道答案,也没有答案。

                SECOND:“祝你幸福”

故事还是发生在这栋平房。那个杂物房改建之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住着一个姑娘。姑娘住进那个房子之后,我的判断是准确的——她成年了,需要单独居住了。

这女孩我认识,估计大我10岁,与我有过矛盾——原因是有一次姐姐学骑自行车的时候,那28寸的巨大单车,翻车正好压在那姑娘瘦弱的弟弟身上,那欠扁的小子便触目惊心地痛哭,搞得附近几栋楼的人家都伸脑袋出来看,以为是遭遇谋杀了。处理的结果是,家里赔了10块钱给他们家。其实就是点擦伤吧,如果换了是我,顶多挥挥手一笑了之。哭什么哭?丢不丢人?

有一天晚上,我们突然听到很大的争吵声,有女人哭着哀求的声音从小房子里传出,还有摔东西呯呯响的声音。我很奇怪,街上打架吵架,只要稍见拳脚,总有人去劝阻;而家里打架,即使把人打得半死,也不见有人干涉,警察更不会抓人。听着小房子里传出的撕心裂肺的哭声,旁人似乎个个麻木不仁。我是顶不住的,悄悄出门走过去看。

我装作路过,经过小房子的时候,不经意地瞟了一眼,立刻从半开的门中,看到了可怕的一幕:那女孩正披头散发跪在地上,被他老爸揪住头发,用皮带使劲地抽,每一鞭子下去,那女孩就会趴下,但立刻又被揪起来再打。是的,我承认,我虽然出生在和平年代,但自懂事起,身边就充斥着各种可怕的家庭暴力,成为我内心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知道她父亲是个退伍的军人,出手肯定不轻。我听到她用他们家乡的语言,在哭喊着一个词。我记得她奄奄一息仍反复说的那个词,但我听不懂这种语言。我估计是“别打了”、“放过我吧”、“我认错”一类吧?

看了两眼之后,我也成为麻木一族,踮手踮脚地走开了。这打人的父亲,并不是我要写的Second。

第二天早上,我突然起的奇早,大概6点左右,就走出去散步了——主要目的,是为了抓几个昨夜蜕壳后的还没来得及飞的知了。昨夜那发生剧烈暴力的小房子,已经恢复了安静。我这人就是多事,又鬼使神差地拐走过去瞄一眼。我刚刚靠近,突然小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那是一个成年的男性,他开门后,又转身,搂住了那个被打的女孩,女孩趴在他胸前轻声地哭泣。男人搂了她一下,低声地说:“祝你幸福”。然后转身离开。

直到20年后,我才遇到第二个会讲这种特殊语言的人。我迅速询问了20年前,那个受尽折磨的女孩说出的那个词。朋友告诉我,这个词是“绝不”。完全不是我想象的“别打了”这类求饶的话。听到“绝不”这两个字,我全身震栗,那等待了20年的悬念终于解开了——她在奄奄一息之时说的,竟然是:“绝不”!

虽然当年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谁对谁错我一无所知,之后两人是山盟海誓还是就此分手,我也不知道。但我清清楚楚记得那男人轻轻地搂着那女孩这简单而又普通的一幕,牢牢记得“祝你幸福”这四个字。之后的日子里,我在重要的时刻,面对重要的人,我也慎重地会说出“祝你幸福”这几个字。我知道这几个字意义非凡,因为我知道它来源于一次多么深刻的记忆,它与我们常唠叨的“祝你快乐”、“祝你开心”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THIRD:囚犯

他是看守所里的一个囚犯,一个最丑陋最肮脏的囚犯。他的头发被乱剃一通,剪得乱七八糟;他衣服破而臭,身上满是创伤和疥疮,估计有10天没有洗澡了;他戴着看守所里最重的囚具:手铐、脚链,脚扣上,虽然缠着布条,但脚腕仍是磨出了血痂;更可怕的,在他两腿之间,链着一根碗口粗、一尺多长的大铁柱,重量足有20公斤!他每走一步,都得吃力地抱起那根铁柱,踉踉跄跄走上两步,就得停下来喘气,即使是上厕所,他也得抱着这根铁柱去,如果只是小便,就直接在裤子里尿了。这样重的囚具,除非是外星人,否则谁都别想逃脱。

“这是个疯子。”看守所的警察对我说。我知道这肯定不是真的疯子,因为真的疯子是不用负刑事责任的。当时我还法学院读书,在检察院起诉科实习。一天科长带我去提审嫌疑犯,我看到了这个疯子。我看着在空地里独自抱着一根铁柱的这个人,不知道他犯了怎样的罪,才导致这样的重刑。我听其他人说,这人一直装疯卖傻,无法交流。

这一天下了大雨。那疯子仍然一动不动,坐在空地上,任由暴雨淋洗,全身湿透。我在房子里看得于心不忍,便拿了把雨伞走过去,挡在他头上。他看了看我,发呆半天后,才抱起铁柱,一步步艰难地往牢房里走,很久他才走进到屋檐下,瘫软在那里。

我问他,为何不肯讲话?问几次之后,他突然“哐当”一下丢下铁柱,用肮脏的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对我说:“帮我告诉郑三妹,叫她改嫁!”他说话时太激动了,不仅浑身发抖,还哗哗地尿出尿来。

我吓了一跳,用力挣脱出他的手。科长过来了,冷冷地喊我走。我跟科长说,这人不疯,这人还可以交谈的……科长没说什么。

谁是郑三妹?她住在哪里?我如何转告她叫她不要再等她男人了?之后我再去看守所提嫌疑犯,都没有再见过他。这事也就永远不了了之了。

               FOURTH:天空之城

我在一个县城的中学——鼻子姑娘工作的地方,居住过几次。那学校得天独厚,所在位置是县城郊区的农田旁,空气清新、安静,晚上睡觉,耳畔一片虫鸣。但这学校又不像其他县城学校那样简陋,它是广西一所重点学校的分校,投资数亿打造,一切硬件都按教育界的高标准建设,建筑如同四星级酒店。

因此我很喜欢那里。

这个被我当做度假的学校,连上课下课的铃声都与众不同。我所接触的学校,上下课铃声都是百年不变的“铃……”(当然,停电是时候是当当当地敲)。但我在县城的这个学校,每次听到上课铃声,都是一段独特的曲子,下课时,又是另外一段优美的曲子,虽然铃声只有短短的10秒,但也能保持曲子的完整性,令人充满遐想,堪比WindowsXP的开机乐曲。

我不禁向朋友询问,这铃声怎么如此独特?她告诉我,整个学校的电子系统,均由校内一位精通计算机的愤青设计。

有一次,我在那学校里又看了一次电影《变形金刚1》,我发现这个版本的《变形金刚》,3个小时的中文字幕中,额外插入了许多针对学生的解释,比如解释正式版本为何要把“北韩”、“中国”隐去,换成“亚洲国家出现异常海军调动”;比如解释为何要使用A—10攻击机向外星人发射穿甲弹;解释背景影片中一些背景音乐的来源,解释美国文化在影片中的体现……是的,这是行家的做法。听朋友说,是这位未曾谋面的愤青所为。

他们向我介绍,这愤青是位学习电影技术的年轻人,薪水是学校内最低的。虽然未曾谋面,但我还是选择了一套美国原版的《阿瑟王》海报,和一张《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海报,请朋友转赠给他,表示尊敬。

两年后,孤陋寡闻的我看了日本动画片《天空之城》,听到那熟悉的“上课铃声”,才恍然大悟,那段铃声,原来来自《天空之城》的片曲,朋友说,是的,这愤青就是趁校领导不注意,把上下课铃声换成了《天空之城》。

真正的高手就是不一样,他们哪怕在最困难、最艰苦的时候,仍然不忘记自己的信念,利用最贫乏的手段、抓住一切机会,来展示自己的色彩。一旦他们真正拥有了成熟的翅膀和天地,他们一定会展现最绚丽的一面。

 

(20091103  10:00)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