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2009-11-18 08:52:08|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周冰忆水(原周冰忆水)

 

南宁市是没有春和秋的。在这里生活的我,从来没有对春秋有何印象——尤其是秋,短暂到几乎没有。我曾执着地要去寻找秋的痕迹,但往往一觉醒来已经错过:天下已经变冷,昨天还是夏,今天就是冬,秋,已经在深夜悄悄滑过。我加倍细心,努力地去感觉,终于勉强找到一丝秋的痕迹:南宁市的秋,往往是一场雨的秋天。一场雨过后,直接从夏跨到冬。

    2009年11月12日,我随着一个下乡小活动的组织者,来到壮族小镇那楼镇。昨天的南宁市还是26℃,一夜之间,突然猛降12℃,气温还在下降,今年又一次要从夏直接跨入冬了。这天早晨我匆忙出发,来不及更换衣服,还穿着夏天的凉鞋与T恤,在短暂的秋天中拍下这几张小镇的印象——几个小时后,冬天降临。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为活跃气氛,DJ带来一些牙膏和牙刷,每次主持人丢完牙刷给观众后,大家即刻缩回身后的简易棚里面躲雨,只剩下零星几个观众。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孩子们。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镇上的“生榨米粉”,直接将米糊压成细粉条进锅里煮。这位大姐姓何,她告诉我她家三代卖米粉,手中的木头“压粉器”(不知道这个设备的正确称呼叫什么)就是证明,其他粉店都是用铝的,她的是木制的,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姐的身份。我很想吃一碗,可惜没有时间。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穿凉鞋的不仅仅我,还有这位老人家。她的竹条编制的笼子里,是她自己养的鸡。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卖当地“火蒜”的老人家。她撑伞半露脸的情形,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到上海时刚下飞机的照片一样。这火蒜,个头小,据说很辣。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一个留着非主流爆炸头的年轻人,在声嘶力竭地用小喇叭向群众呐喊:“这是全世界最平的被子!”——15元。我倒是更在意那床被单上双鹿的图案,盖在一对新婚夫妇身上,那是怎样的感觉?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一位正在剥玉米粒卖的老奶奶。这里很多老人都仍然在干活,没有人休闲,因此当地人也是很长寿。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请注意!!!那个“天下第一梨”的箱子背后藏着的蓝衣女孩。她看到我拍照马上害羞地躲起来,但一秒钟后又跑过来问我要相片看。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是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只剩下老人和孩子。那娃娃,像我哥哥小时候的脸蛋。

 

 

一场雨的秋天:那楼镇印象 - 周冰忆水 - 戰後(After the war)

虽然很冷,又下雨,但活动组织者带去的团队还是很敬业的。姑娘们穿着超短裙,冒着雨和冷风在跳舞,孩子们撑着伞看得津津有味。

 

 

 

 

PS:其实老人家我是摄影大户,入行以来已经积累了4万多张图片了。只是由于不懂如何在网络上贴图,一直压在硬盘底。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