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我的惭愧与安慰  

2009-01-26 13:48:26|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惭愧与安慰 

         ——一位基层记者的告白 
                                         作者:周冰忆水


           3,4,5,6,7……转眼从事农业采访已经5个月了。这5个月来,我一直负责本报的“热点透视”栏目。这是本报最重要的一个栏目,专门负责对农民农村农业问题的深度报道。以前在写医学的时候,我也是写深度,但我发现医学的深度——各种肿瘤、白血病、干细胞移植、基因治疗,与农村的深度问题大相径庭。真实的涉农的问题,只要进入一定的深度,基本100%都是负面的(当然,你要是只看《新闻联播》,会永远感觉到天下一片大好)。
        这5个月来,我写了农民朋友们买不起化肥、贫困补贴被坑骗、种的粮食卖不出去、得不到医疗保障、生产受灾得不到补偿、道路受到损坏、合作经营得不到帮助、孩子受到歧视、买农机买到假货、燃油涨价被迫超载、孩子读不起书、西红柿贱价卖不出去、没有农业保险而坐守天灾降临、农民耕地被非法强占、农村电网改造乱收费……等等问题。
        然而更多的问题,比如计划生育受到疯狂的罚款、村干部的飞扬跋扈、派出所的狼狈为奸、被强征土地而得不到补贴等问题,有的写了也不给发表,有的连写的机会都没有。每一次看见农民们期盼的眼神,听见他们焦急、伤感的声音,我总是匆匆忙忙结束采访,挂断电话——因为我知道我无法和他们对视,我帮不了他们。我总是惭愧自己每次都得对他们说这句话:“文章也许可以发表,但你们也不要抱什么希望,事情不会因此而解决的。”
        即便如此,农民们仍是很相信我,给我拿来雨伞遮挡太阳,帮我拿来板凳,或者帮我放好我那破烂的自行车……他们越是如此,我就越是不安,有时候采访都没结束,我就转身离去。因为我害怕,害怕自己会给他们带来希望。我不是CCTV不是《人民日报》新华社那些人,我没有那样的能力。
        作为一个基层媒体中最基层的记者,我一直奔波在农村第一线。我的许多其他媒体的同行,经常对我炫耀:今天又和哪位中央领导、省领导一起吃饭了;哪位市领导、厅长已经能认出她来了;哪位处长用车送他回家了;准备要出国到哪里哪里采访了;准备到北京采访“两会”了;成为采访奥运会的幸运儿了;公费读研了……听到这些,我总是无言以对。我有什么好炫耀的呢?我每天都和农民在一起,和病人在一起,和这些无助而绝望的人在一起,听他们的哭诉,听他们的愤怒,听他们的质问,这些“黑暗”的事情有什么好炫耀的?我只默默地做着最底层最平凡的事情,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成绩,所有震惊全国、震惊广西、震惊南宁的事情我们都没有份,所有拿去评奖的新闻题材我们都无法靠近——并且,由于报社影响力有限,写出来的所谓“曝光”,有关部门看见了,也是一笑而过,根本不在意。
         在我这里,没有觥筹交错的招待晚宴,没有幽默风趣的政府新闻发言人,没有风情万种的电视台女主持,没有风度翩翩的电台男主播,没有警车开道带你去会议现场,没有一切蒸蒸日上的和谐景象……在我这里,只有赤裸裸的血汗、冲突、矛盾,甚至死亡(2005年,一位白血病患者求助于本报,我去采访回来后,报社以对方“年龄太大、又是男性”为由不予发表;2006年,一位煤气中毒而变成植物人的年轻女孩的父亲求助于网络,我自己去采访回来,报社以对方“救活的希望不大”为由不予发表。我知道报社有自己的难处,只好自己偷偷给了她父亲200元钱作为安慰。后来这两人都死了,这两件事,一直是我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更丢人的是,我从事农业负面报道半年来,没有做出任何成绩!我至今还没有能帮哪位农民要回一分钱血汗钱,也没有揭穿哪个“周老虎”的画皮的伟大战绩,哪怕是那位老红军(2003年,在河池地区的一个山沟里,老人参加过抗战、革命战争、朝鲜战争、越战几乎所有的战争,为国家出生入死无数次,却没有得到国家的合理补偿,至今仍拿着每个月几十块钱的救济金贫困无助地生活,我翻山越岭去看望了他,尽力帮他写了一切,并发表了。但他依然是一分钱没有增加。我辜负了他的期待,令我一直不敢接他的电话)……我想,我所做的这些努力,还有意义吗?
         同事安慰我:臭小子,你想这么多干吗?你做事,报社给你工资稿费,这就够了,这只是市场经济里的一个交换的环节,这只是一份劳动合同履行的义务,打工而已。这个世界不是你能改变的。你想这么多,把自己都陷进去,自己都有心理负担了,何必呢?
          可是。我不能不想。我既然做了这个工作,哪怕再微小,再不起作用,我都要负责任。我一直在想,这些困难的人们,如果连我都忘记你们,如果连我都不帮助你们,如果连我都丢下你们超生的孩子不理,丢下你们90岁的老人不理,丢下你们被洪水淹没的农田不理,丢下你们买不起化肥卖不出黄瓜的事情不理,丢下你们的猪牛鸡鸭不理,谁还理你们??
          难道你们还指望各种“有关部门”主动来帮助你们么?
          大家互相都不理,这个世界就是到毁灭的时刻了。 
        

                  

           毕业8年,我在3份报纸工作过。最早是在法治类报纸,在那里接触了大量的公检法司人员,我写出来的,当然是执法者如何辛苦如何英勇,违法者如何罪恶……但我心里真正认识的,只有一句话:“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第二份报纸,写医学,所发表的,也是各种医疗技术和治疗方法,但我真正认识的,是医患关系为何这样紧张,患者为何这样无助(医生、院长们当众厚颜无耻地宣布:今年我们的病床要争取增加到1000张,收入要增加到4亿,让更多的人来看病住院!!)。第三份报纸,写农业,于是有了今天的一些抱怨。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执着。8年了,我已经执着8年了。当记者这8年里,我虽然没有做任何惊天动地的、有影响、有反响的事情,但也庆幸不曾为任何领导人歌功颂德,没有为金钱所折腰卖字。 这8年来,我的朋友只是一帮农民、麻风病康复者、艾滋病患者,并且得到他们的信任和支持,仅此而已。我为此感到高兴。

 

(20080722)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