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我们的乐队  

2009-01-26 13:21:48|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周冰忆水


          昨晚下了很大雨,半夜里我突然醒来,看见有人在喊我:“快带上贝司,演出要开始了!”
          “我马上来!”我赶紧回答。
           回答之后,我寻找我的低音吉他,但翻来翻去,却一直两手空空。原来这是做梦。
            四周一片漆黑,我静静地坐着。这么久了,怎么会突然梦见我们的乐队?这个14岁时候成立的乐队,没有过一次表演、没有过一个听众、没有过一首作品的乐队。可是她是真的存在,真的有几个少年为她奋斗过。我们认认真真地写歌词,用破烂的吉他谱曲,用借来的架子鼓练习,还有那个键盘,边缘裂开了,用透明胶贴着——还是两种颜色的透明胶……
            我记得我写的第一首歌词就是《蝉》,讲述它如何在地下奋斗、忍受孤独和寂寞以及死亡,最后终于走出黑暗,走出地面,面对太阳大声地唱自己的歌:
            “我听你说/
              外面的世界即使有黑暗/
              也有银河围绕/
              人人都可以成为其中平等的一员/
              你在告诉我希望之后就死去/
              我会带着你的灵魂走出去/
              告诉你银河并不遥远……”

            想起这些幼稚的歌词,令我落泪不已。
             15年过去了。当年的乐队成员,有的在摆地摊,有的成为疲于奔命的被人咒骂的收费人员,有的早早生了孩子,有的失踪不知下落。他们是否还会想起这个乐队?他们是否还会为15年前的冲动落泪?
             我常和朋友讲起我的恋爱,我的工作,我的邮票……我愿意与你们分享这些欢喜或难过。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讲起我们的乐队,因为她真的是一无所有,她微弱到只能代表“0”,她连代表难过的资格都没有,仿佛就不曾存在过。即使在15年前,我们也不愿意谈起我们的乐队,不敢承认她的存在,这是不敢讲出来的梦想,怕被人笑话,只想等她有出息的时候再宣布她的存在。可是这一天最终没有到来,永远也不会到来了。
             可怜她真的存在,却等于没有存在过。这不公平。
             中国有很多很多乐队,有很多歌手。真正能走到台前的,在激光四射的呐喊中歌唱的,也不过几个。99.9%的都淹没在那漫长的光年之中,这些默默无闻的地下奋斗的人,这些用破烂的吉他歌唱的人们,这些流浪于街头卖唱的人,他们用自己一点一点微弱的光芒,组成了银河,让银河发光,让银河伟大,让银河永恒。
            人们仰望星空,在赞美银河时,不会记得里面的每一颗星星,以及那些躲在最后、连光都不会发的小星星。只有那些在星星上生活的人,才会知道他们的星球多么美丽多么温暖。

             谨以此纪念。

                                                                                               (20081108)


戰後 (AFTER  THE  WAR )

我在烈火和冷雨中苦苦飛翔了一百多年,想把戰爭已經結束的消息告訴妳,當我囬到捷尅斯洛伐尅,卻被告知:這個國傢已經分裂。


一九九五年  誌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