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戰後(After the war)

心无寸土,纸有粒尘。

 
 
 

日志

 
 

一个人和一棵树的对话   

2009-01-26 13:10:32|  分类: 原创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冰忆水

        

        “是她的欢笑声,风似轻飘过”。


         我现在这个模样走来走去,有的说头发长点才酷,有的说短发精神,我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但耳朵背痒痒倒是真的,于是我决定今晚理发。理发我首选官塘“剪剪乐”理发……理发室?连室都不是,这是出租房一楼的过道,比单人床还窄一点的一块地方,每次收费3元。“你!站住!过30分钟再进来!”我刚刚露半边脸,立刻被老板娘下逐客令。她认得我,她“刀下”还有两个人等着,我连门都无法踏入。
          旁边的人民公园自从免收门票后,我就很久没去过了。这里我很熟悉,以前几乎天天来散步。说熟悉,有多熟悉?我可以说,这里我闭着眼睛,都知道怎么走,都不会摔倒,这里的每一棵树我都熟悉,它们什么模样,都在我心里有印象。
          我没有灵感的时候,压抑的时候,苦闷的时候,找不到办法的时候,都会走进公园,一棵树一棵树地看,一棵树一棵树地摸,或者静静地在树下坐着想。有时候风吹过,带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仔细去听,我甚至感觉到这是树木和花草在说话,但又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
          晚上8点钟,有点初冬的寒意。除了一些散步的和谈恋爱的,公园里还是比较少人的。走上山顶,看到那熟悉的大榕树和大樟树。“久不见你了。”我仿佛听到它们说。
          “是的。”于是我在心里回答。
          “看你有点疲惫?”树在说话。
          “我哪时不是这样?”我回答。
           “你小时候就不是这样。”树说。
           “你,你说什么?我小时候?”我说问。
           “呵呵,你9岁的时候,第一次站在我们面前,我还记得你的样子呢。”树说。
           “9岁……”我心里感到震惊:“你们怎么知道?”
            “过来。来到我身边。”那棵巨大的樟树发出细微的树叶摩挲的声音。
            我走到树的旁边,仰头看着它,它就像一位亲切的巨人,但不会给你压力和威胁的感觉。
            “伸出你的手,放在我身上。”它说。
             我伸出了手,按在了布满了斑驳交错纹路的树杆上,顿时感到一阵弱电流传进身体。这时候,我发现身边起了异常的变化,这些树木花草,都散发出淡淡的光来。两个人走了过来,我看到这两人身上都罩着一层光。
           “怎么会这样?”我感到很吃惊。
            “不要紧张,我把树的一些功能传给你,让你看看这个世界。”
           “这些人怎么都发光了?”
            “这是生命之光,这个世界上,只要是生命,都会发光,只是你们人类平时看不到而已。我们树都看得到。”树告诉我。
            这时又有两个老人经过我的身边,他们身上的光,要比刚才的两个人的光要黯淡一些。
           “每个人的光都不一样。他们老了,光就弱了。”
            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由一位年轻人扶着走了过来。那老人在不停地咳嗽和喘气,她的光很微弱,如同萤火虫一般;而那年轻人的光,几乎笼盖了老人的光芒。
          “她病得很严重,快不行了。”
           “这人的光,怎么那么奇怪?”我看到一个男孩子搂着一个女孩走过来。他们是一对情侣,男方正用最甜蜜的语言,向女孩子倾诉自己对她的爱慕。然而我看到,那男孩子身上,散发的却是一种暗紫色的光,女孩子身上,是柔和的白光。
          “从光可以看出邪恶与善良。他不怀好意,因此出现这样紫色的光。我们天天看着人类在身边来来去去,谁好谁坏,谁的状态怎样,我们一目了然。”大树告诉我:“我们花草树木和动物,都只有一种光源。只有人类,才有这样复杂的光。各种颜色都有,颜色越深,人就越坏。”我顺着树的指引看过去,果然大部分人的光都是带颜色的,真正纯白色的光,很少很少。再看周围的树木花草、躲在草丛里的昆虫、在树枝上栖息的小鸟、在垃圾堆旁翻垃圾的小老鼠,都是只有一种光。
          “我活了300多岁了,看过无数的人经过我的身边。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光。有的非常邪恶,有的非常善良。包括你们的领袖,我们都能一眼看出他是什么样的人,他的最真实的面目。”树对我说。我知道它的话不假,毛主席1958年曾经在这里接见过各界群众。
           “要是我有这样的能力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判断世界上的善与恶了。”我说。
           “人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功能的。不然你们的法律和国家制度就完全没用了。人类也不需要这样真实的真相。我再给你看看这些。”
           传递给我的“电流”加强了一下,我仿佛视力一下提高了,我这次看到一些完全没有光的、影子一样的人,冷冷地在我身边无声地走过去。他们很多很多,个个都不说话,默默地走着,经过的时候,会带来一种无声的凉意。
         “他们是……”我不敢说出口,身上起鸡皮疙瘩,有点害怕。
         “是的。他们是没有灵魂的人。人没有了灵魂,就不会再有生命的光。”树安慰我:“不要害怕,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互相不会交错和影响的。”
         “是不是别人借着树,也能看见这些东西?”
          “很少很少。很少有人有这样的能力,就如同很少有树木有这样的能力一样。只有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树,才能产生交流。”树说:“你小时候,是不是曾经看到过那发光的鸟?你是不是曾经听见水晶的声音?你每次来公园,总是和我们对话,其实这些不是你的幻觉,都是真的。”
          我点了点头,我又问:“那你说我小时候,这是怎么回事?”
          “你用力,用力按着我。”树说。
           我按照树说的去做了。这时我看见整个森林突然消失了,黑暗中只剩下我和那棵树,脚底悬空,底下是无限的银河。我和大树漂浮在宇宙之中。
          “我带你进入历史。”树叶在微微颤抖,我看到身边的一幕一幕在往回穿梭。我看到周围的树木在快速地生长、凋谢、发芽、落叶、花开花落……
          看见了,我真的看见了!非常真切,历历在目。
           我看见了,20年前的我,父亲牵着我的手,带我走入这个公园,那个孩子,在好奇地望着周围的大树,高兴地在草地上奔跑……
           我看见了,少年的我,带着她在树底下走过,我背着她艰难地走上石阶梯,下雨了,两人快速地奔进电话亭躲雨……
           我看见了,彷徨中的我,就站在这棵大树前面,就站在我旁边,久久地凝视着,久久地思索着……目睹这一切,令人无限唏嘘。我很想对过去的我说话,但张嘴却喊不出声来。
         “那是历史,都不存在了。”树说:“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不能交错和互相影响的。”
          “唉……!”我叹了口气。周围的情景又重新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我发的是什么光?我怎么看不见?”
          “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树说:“我们倒是天天看着你。”
          “能告诉我我是善还是恶么?”
          “呵呵,自己善还是恶,自己不知道么?”树笑了:“你看这位母亲,她怀中的婴儿,那淡淡的光多么迷人,他母亲的光芒,多么温暖!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光,都是这样纯洁的。你的光芒的颜色,是自己建立起的。”
           “我的光强烈吗?”我还是想问。
            树安慰我说“孩子,如果你没有光,我们还会看见你么?”
           “我知道的这些秘密,可以告诉人家吗?”我问。
            “随便你了,反正也不会有人信,也无法证实的。”树不再说话。
           我放开手,转身回去理发。我看到身边每个人,无论老弱病残,都不再发光。
           我知道,每个人如同历史舞台上的过客——人不要总是自以为是了,你的善,即使一次次被误解;你的恶,哪怕你隐藏得再深,都是有无数的生命在静静地看着你所做的一切的。

(20081117)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